爱爱小说网 > 仙侠电子书 > 我的男友是只妖+番外 作者:水流冰清(晋江vip2013.08.30完结) >

第15章

我的男友是只妖+番外 作者:水流冰清(晋江vip2013.08.30完结)-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懿患堑昧恕!
  柳絮一听,微微的惊讶,本来她只是突发奇想的想要问问,却不从心,俩人竟然真的相熟。于是继续道;“哎?我们以前真的见过吗?在我多大的时候?我怎么都没有印象?”
  炫炎呵呵的笑着,解释说;“你自然没有印象,那时你还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算是机缘巧合吧!你救了我一次。”
  这样一说,柳絮更惊讶了,这样的经历,她自己本人竟然一点都不记得。真是太逊了。抬手拉了拉炫炎的衣袖道;“不行,你要告诉我,我是怎么救你的,我好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做了好事,竟然完全不记得。”

☆、25二十五:就是爱妖怪

  柳絮抬手拉了拉炫炎的衣袖道;“不行;你要告诉我,我是怎么救你的;我好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做了好事;竟然完全不记得。”
  炫炎听罢好笑不已;伸手轻轻敲敲了柳絮的额头;口气中有着俩人都未察觉的宠溺的道;“你就那么想知道吗?”
  柳絮见状点头说;“自然很想知道的,我一个小女孩为什么会救了强大的比方呢?”
  炫炎摇头失笑道;“那时;我刚刚幻化成人,与一只蛟龙斗法;败了,然后却又刚好遇见你,你又救了我,就这么简单。”
  炫炎虽然说得的简单;只是淼淼几句,但是其中凶险只有炫炎自己知道,柳絮听完他的解释点点头算是了然了,半响似乎似乎的想到了什么,赶忙道;“对的,我想起来了,小的时候,一直都在爷爷家这边呆的多的,的确有一次救了一只比较奇怪的鸟,难得那个就是你吗?”
  炫炎听罢呵呵的笑着,鉴于柳絮小的时候救过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比较多,炫炎也只得微微的点头道;“也许吧!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不记得也很正常。”
  柳絮也知道自己的个性,见到炫炎这般说了,也只得呵呵的笑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颈。
  俩人上了公交后,边走边聊,又换成了一次公交,才算是回到了学校。炫炎似乎有事,到了学校后,就与柳絮告辞了。
  柳絮一人悠悠的回了宿舍。宿舍里面,小丫与夏丫俩人都在,小丫看见柳絮回来了,从电脑前回头打量了柳絮一眼才悠悠的问道;“絮,你回来的还满早的吗。我还以为你要到晚上呢!”
  柳絮见状也望了望小丫,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炫炎告诉她小丫就是自己家奶奶转世的原因,今日再看小丫,心中总是感觉怪怪的。除去了亲切感以为,还有一丝说不清楚的羁绊。
  小丫见到柳絮望着自己发呆,从椅子上起来,抬手在柳絮的眼前挥了挥才问道;“絮,你怎么了,怎么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呀!”
  柳絮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与眼前的小丫眼神胶着,又立马移开,面上有些讪讪的道;“没有吧!只是见你今天特别漂亮。”
  小丫被柳絮这样一个称赞,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颈,撇眼道;“你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吗?干嘛突然说这个呀?”
  柳絮自己也感觉这话说的让人汗的很,只得马上转口道;“什么吃错药,我只是说事实,不信你问夏丫,你今天这个裙子特别漂亮。”
  一边看书的夏丫,听到被点名,微微的抬眼看了看站着的俩人,淡淡的说道;“嗯,小丫这身裙子还不错。”说罢继续低头看书。
  小丫一听,有些疑惑了,这身裙子都穿了好几次,前面几次俩人都无动于衷,现在才说漂亮什么的也太迟了吧!但是女孩子嘛!被说漂亮什么的,还是很高兴的。于是也不在纠结什么,只是回到电脑桌边继续游戏的边问道;“絮,快到晚饭时间了,等下帮我们带饭吧!我今天要打战场。”
  柳絮无语的望天,虽然是混过去了,但是还被指派工作什么的也是不幸福的。
  ※※※
  次日,柳絮有课,早上起得早了点,准备妥当后,就出了宿舍大门,却远远的看见一个男孩包着一束火红的玫瑰站在不远处的出入口。柳絮微微的惊讶了一下,想到现在的学校的学生也真是疯狂呀,都送花送到女生宿舍门口了。
  正这般的想着,边往外走到,走的近了些,才看见,门口那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昨天在见过见的金超。柳絮见状不敢往前去了,因着虽然她与那金超交集不多,但是却比较了解那人个性的,张狂的很,不排斥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
  但是等到柳絮有了这个意识的时候,已经晚了,在门口等着的那人已经看见柳絮,只见金超将手中的花儿扬了扬,对着柳絮喊道;“嗨,早上好,我等你有一会了。”
  宿舍里面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同学出来了,看见柳絮与金超俩人的互动,有的轻笑不已,有的直接无视。到是让柳絮感觉难受了,感觉自己都是被围观的动物园猴子一般的。
  为了不扩大不好影响,柳絮快步的走到金超面前,压低声音的问道;“金超,你大清早的,想干嘛?”
  金超将手中的玫瑰塞给柳絮道;“想给你个惊喜呀!”
  柳絮没有接他手中的花儿,只是抱着书本的手,习惯性的往后缩了缩,才悠悠的道;“你这个只有惊哪里喜了。”
  金超被这样一说,脸色变了变才问道;“怎么不喜欢玫瑰吗?那你喜欢什么花,我明天换个品种。”
  明天还来?柳絮怕了他了,赶忙道;“别了,我什么花都不喜欢,你就不要忙了。”说罢感觉自己的话儿说的重了些,顿了顿继续的道;“你看这么早,大家都要去上学了,我们站在这边影响也不太好,你送我花,我很高兴,但是我们还是学生,还是应该节约一点的,对不对。”
  金超见状,似乎被柳絮说服了,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女孩子对于他还是有意思的,这样一想的金超顿时释然了不少,那手中的花儿一扬道;“那行,下次不送了,但是今天的这个你还是要好好收着的。”
  柳絮真心的不想要,但是着实不想在被围观了,犹豫了一把,还是将金超手中的那花儿接了过来。
  金超见状微微的笑了笑,那模样并不难看,但是在柳絮眼中却是很别扭就是了。金超见目的已经达成了,在柳絮是身边立着,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半响,柳絮都快失去耐心了,才见到金超慢慢的靠近他,面容上的表情可算是柔和的很。
  柳絮见状,无端的感觉讨厌,往后面缩了缩。金超见状一把拉住柳絮,用胳膊将柳絮囚禁在他自己的怀中,接着缓缓的靠近柳絮的唇。柳絮见这个情景,傻瓜也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就想来推开金超。
  这时,柳絮突感身后一个强健的力道袭来,将柳絮往后面拉了一步,让金超的动作一顿,没有得逞。
  柳絮见状回头,却是见到头发乱糟糟的炫炎,看这个样子,显然是刚从床上起来,连头发都没有来得及打理。
  金超很讨厌眼前的那人,撇眼打量了炫炎一眼道;“你怎么又来了,昨天我放你一马,可不代表我现在也可放你一马!”
  柳絮的忍耐其实也是有极限的,昨日的时候,已经对金超那人忍耐就算是满负荷了,刚刚送花的事情,已经叫柳絮很想与这人说清楚了,加上还想强吻的事情,柳絮觉得她已经忍不住了。
  一边的炫炎感受到柳絮满满的不满,微微冲着柳絮笑了笑,伸手微微的捏了一把柳絮的手心,示意柳絮不要激动。接着缓缓的对着金超开口道;“你要是想打架我随时奉陪,但是以后你还是少见柳絮的好。”
  金超听罢,眉头挑着看了看炫炎才悠悠的道;“你管的真宽呀,我找比不找柳絮与你何干?”
  炫炎见状,不急不躁继续缓缓的道;“自然与我有关的,因着柳絮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人不是别人,就是我。你总是找她,我会不高兴的。”
  金超显然是被这句话儿惊讶到了,撇眼看了柳絮一眼才对炫炎道;“哼,我才不信呢!柳絮会喜欢你个妖怪。”金超最后的妖怪二字似乎是怕在学校被人听到了影响不好,故意放的有些轻了。
  柳絮见到炫炎为自己解围,心中有些感动,听到金超挑衅的话语,心中对于金超的不喜慢慢的扩大,干脆破罐破摔,将手中的花儿重新的赛到金超的手中道;“你错了,炫炎说的都是真话,我的确喜欢他,麻烦你以后还是不要来找我了,而且爷爷那边我也会解释的。”
  金超一下子就有些呆住了,握住被重新塞回来的花儿,久久都不能言语,半响,才找回他自己的声音道;“怎么,怎么可能?那家伙只是个妖怪呀?”
  柳絮听了,撇撇嘴,伸手握住炫炎的手扬到金超的面前淡淡的道;“那又如果,我就是喜欢妖怪。”说罢对着炫炎甜甜一笑。
  炫炎显然没有料到柳絮会做到这个地步,也被柳絮那甜美的笑容晃的楞了楞,久久才接上柳絮的话茬道;“对,你都看见了吧!以后还是不要找柳絮了。”
  金超有些受到打击,低迷的面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可伶,但是感情的事情一直纠葛更加伤人。柳絮一咬牙,干脆不去看金超那张脸,拉着炫炎的手,转身离开。
  一边的金超望着俩人的背影,口中一直在低喃着;“不。不可能,我怎么会输给个妖怪的。”
  炫炎一路跟着柳絮的步法,见到走了一段距离了,才在柳絮的身后缓缓的开口道;“行了,已经看不到了。”
  柳絮听罢,转身,一直握住炫炎的手,此番却也是放开了。不知为何,这样俩儿都不讲话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奇怪,半响,还是柳絮先开口道;“谢谢你了。”

☆、26二十六:百合情深

  不知为何;这样俩儿都不讲话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奇怪,半响;还是柳絮先开口道;“谢谢你了。”
  炫炎被柳絮直爽的感谢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确算是为柳絮解围了;但是他做的一切却不是那么动机单纯。见状也只得讪讪的摸了摸下巴淡淡的道;“举手之劳;不用在意的。”说罢感觉心虚了,只得识相的闭口。
  柳絮自然是不知道炫炎的那些弯弯绕的心思;只是抬手看了看手表,见上课时间快到了;于是就与炫炎告辞了。
  上午的课程是柳絮最讨厌的数学,好在时间不算难熬,十点多钟的时候也就下课了。柳絮从教室里面起身,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最后一个离开了教室。
  刚刚出了教室门口的柳絮,顿了一顿,一股极其微弱,但是还能辨认的血腥味传来了柳絮的鼻子中。
  柳絮皱着眉头,将阴阳眼开启,打量周围却是未见异常,于是收了心思,顺着气味慢慢的出了学校主楼的大门。
  一路越走越是偏僻,最后却是停留在了一处,距离教室有些远的西北角落处,这个地方一般的情况下,都是人烟稀少的。
  柳絮抿着下巴,细细的打量,一边是高大的白杨,一边是平时学校平时专门倒生活垃圾的地方。柳絮看见不远处的白杨下,一滩血迹尤为明显。
  柳絮正想过去查看,却是听罢从杨树林处传来对话声音,那声音柳絮有些耳熟,居然是肖雨茜的,她似乎有些愤怒的道;“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一个家族中的,我与萝天亦的事情你也知道,何必苦苦相逼?”
  她这边说完,那边却是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声音有些压抑,似乎含着极大的怒气,只听道男人悠悠的道;“少废话,妖就是妖,这么多年纵容你们已经够了,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这个男人的声音一转到柳絮的耳中,柳絮就是一顿,这人竟然是早上才看见的金超的声音。接着俩人似乎是打斗了起来,乒乒乓乓的兵器相接的声音。
  柳絮见状,从树后悄悄的迂回过去,只见俩人一人一把的灵力剑,剑气在空中相接发出只有他们才能看见的火花与声音。
  俩人一个回合打斗完毕,肖雨茜微微站定,看着金超咬牙切齿的道;“我不管你是在发什么神经,麻烦你将萝天亦还给我。”
  金超见状,嘴角扬着胜利般的微笑说;“呵呵,你想我还你?你怎么就是喜欢异想天开呢?那个家伙是九尾狐,我要抓了她,给父亲炼丹。”
  肖雨茜听罢,眼睛都快要变得腥红了起来,一字一句的道;“把我的天亦还给我。”说罢,手中的剑再度扬起,朝着金超就砍了过去。
  金超微微起身躲过,口起中的自大的成分越来越明显的说;“虽然你活了几辈子,与一般的妖怪差别不大了,但是你不要忘了,我们可是一个家族的,你会的招式我也会哦。”说罢开始还击。
  肖雨茜渐渐露出败式,让一边的柳絮看着心急不已。俩人在树林里边打边退,最后从树林打到了一般的垃圾旁。柳絮见状不想被俩人发现,找了棵大点的树,躲了起来。
  俩人又打了几个回合,肖雨茜终是不敌金超,慢慢的似乎是失了力气,瘫软在了地上。金超见状,嘴角扬着一丝胜利般的笑容,淡淡的道;“你看,你又打不过我,我看在你也是我们家族的人的份上,就绕你一命吧,你以后最后不要自找麻烦。”说罢收了手中的剑,转身离开。
  肖雨茜见状却阻止不了,只得眼巴巴的望着金超,肩膀抖动着,一把拉住金超的衣袖,声音低哑的道;“你怎么样才会放了天亦?只有你说,要我的性命都可以。”
  金超显然不想搭理肖雨茜了,甩手就挣脱掉肖雨茜抓住他衣袖的手,低头冷冷的道;“我说了,我讨厌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妖怪,你要是恨的话,就恨她妖怪的身份吧!”说罢才撇了肖雨茜一眼转身离开。
  肖雨茜见状眼巴巴的望着金超离去,却只是无能为力的跪在地上,肩膀耸动,似乎在哭。
  柳絮心中不知有些同情她们俩了,有些微微的动容。抬头望去,天色似乎都阴霾了很多。柳絮站在一边看了一会,还是没有忍住,朝着肖雨茜走了过去。
  脚步声还是惊动了肖雨茜,她疑惑的转头,看见柳絮不知何时的立在了她的身边,她有些惊讶的从地上起来,脸上泪泽还没有来得及擦拭,看见柳絮在打量她,她明显很不好意思,赶忙擦了擦眼神的眼泪。半响才问道;“你想干嘛?”
  柳絮见状,心中动容之感慢慢的扩大了,见肖雨茜这般的问了,却是没有回答,反而从手中掏出手帕递给肖雨茜道;“别太难过了,总会有法子的。”
  肖雨茜接过柳絮的手帕,也感受到柳絮的善意,用手帕擦了擦脸才回应说;“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付天亦,我很担心她。”
  柳絮听罢,了然的点点头问道;“你是怎么招惹到金超的?还有他为什么针对萝天亦?”
  肖雨茜被问的楞了楞,犹豫了一下,才问道;“炫炎,对,炫炎会帮我们的吧?”
  柳絮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的肖雨茜居然会提到炫炎,但是炫炎与那个金超已经过节很多了,让他搀和这样的事情真的好吗?想了想,柳絮才又开口说;“你将事情告诉我,也许我也可以帮忙的。”
  肖雨茜楞了楞,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时候的柳絮会说这样的话来,皱着眉头考量了一下才转口悠悠的道;“我告诉你,你真会帮忙吗?”
  柳絮看见肖雨茜眼神柔和中还饱含着期待,这样的眼神,让人无法拒绝。柳絮沉吟了一番才悠悠的道;“我可能无法保证什么,但是我却还是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会帮你。”
  或许是柳絮眼中的果决打动了肖雨茜,她见柳絮点头了,眼中有什么东西慢慢的熔化,伸手握住柳絮的手,眼中含着泪点点头道;“好的,我告诉你,我与萝天亦的事情。”
  柳絮将弯腰的肖雨茜扶了一把,带着肖雨茜出了树林,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