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玄幻电子书 > 神祗之眼 (正式版)第四卷作者:百里芜虚 >

第12章

神祗之眼 (正式版)第四卷作者:百里芜虚-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男人似乎被她的凶猛震慑住了,睁大了眼睛无辜地望着她。看着他那孩子般的眼睛,凯妮突然软弱下来,松了手扑倒在床上低声抽泣起来。 

      “当时的大爆炸中,我只看到了两个人。”他低声说,“除了你之外,我只救出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凯妮突然又坐起身低声追问,“那个7岁的小女孩呢?留短发的,她叫蒂娜,穿著白衣的——你有没有看到?有没有把她救出来?——”她的声音抖得很厉害,“她现在在哪里?——” 


      那个男人沈默着,半响才张了张嘴,看到他要说话的样子,年轻的母亲立即屏住呼吸睁大眼睛望着他,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但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是凯妮最痛恨听到的:“我很抱歉。”他低声说,避开了她的视线,“我没有看到她。” 

      凯妮如同一座石像一般愣怔着。 

      “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她……”她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冀小心翼翼地问着,然而泪水已即将攻破她最后的防线。 

      “她应该已经死了。” 

      凯妮惨笑一声,顿时失去了知觉。 

      待她再次醒过来天已经亮了,她无力地望向窗外,惨白的阳光死气沉沉地从云层里投下来,僵硬得好象是一根根白木棒。 

      “你……醒了吗?”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她转过头,麻木地望着昨天晚上那个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在充足的照明之下可以把他的相貌看得更加清楚了——依沙那会有这样一个孪生兄弟吗?否则怎么会长得这样神似呢?她不愿多想这个男人的来历,心里却迅速涌上一阵强烈的憎恶——就是他,就是这个男人如同死神一般带给她那个噩耗。 


      “想吃点东西吗?”那个魁梧的大个子男人没有注意到她眼中的敌视,只顾着摆弄着早餐,看来是他把早餐送到床边的。他的动作有些笨拙,粗大的手指和蒲扇一般的手掌对付起那些细小的餐具显得非常滑稽。 


      要是平时,她一定会被逗笑,但是现在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心情观看这个巨人的表演,在她看来,他的一切都令人讨厌——即便是他有一张跟依沙那一模一样的脸。 

      “你——”她刚开口便想起了什么,“你叫什么?” 

      “我……?”他抓了抓头,似乎有些迷茫,后来他终于低声说,“他们都叫我依沙那。” 

      “你是在开玩笑吗?”凯妮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男人摇了摇头。 

      “沉默之神依沙那吗?”凯妮冷笑道,“那么,你该是我的丈夫咯?” 

      “我不是你的丈夫啊。”他又摇了摇头,“不过,我知道你是他的妻子,麦琪是你们的女儿。” 

      “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再回去找那个孩子!”凯妮的口气带上了一丝怒意,“蒂娜也是我们的孩子!真正的父亲是不可能不理会女儿的死活的!” 

      “但是——”他一边把盘子端过来一边说,“我所知道的依沙那只有一个女儿,你所说的小女孩跟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他并不知道自己这句话会闯下多大的祸。 

      哐当一声,凯妮用力地打掉了他手中的盘子,盘子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食物跟餐具撒了一地,然后凯妮咬牙切齿地低声咆哮出她这一生第一句脏话:“去!” 

      一个鲜红的手掌印烙在男人的脸颊上。 

      他错愕地捂着自己的脸,一脸不置信地瞪着眼前如同狮子一般疯狂的女人,浅灰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委屈的光,似乎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血缘关系?!”凯妮怒不可竭,“这个时候你还要跟我说什么血缘关系?!你这个没有感情的怪物!!永远不会明白亲人对自己有多重要,也不会懂失去的时候会多痛苦!!” 


      男人的眼中出现了一丝落寞。 

      “我确实是个不懂得感情的怪物啊——我现在才明白,学习感情原来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大概当初他也吃了很多苦头吧……” 

      听到他奇怪的话语凯妮的怒火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最后她只好拼命地吼道:“你给我滚!” 

      他默默地朝门口走去,在离开之前忽然转过身对她说:“这样做或许有些残忍,但是我还是把其它坏消息一起告诉你好了。” 

      凯妮冷冷地说:“你说吧,说完了就立即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 

      他望着凯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的丈夫在和疑惑之神诺玛的决斗中失败后下落不明,但是我们估计他生还的几率非常渺茫,而你的女儿麦琪在大爆炸中双目失明了。”见她全无反应,他又继续说:“这里是秩序之国,是你丈夫的死敌秩序之神塞里斯创造的世界。呆会我会请几位擅长精神疗法的医师来替你诊断,希望你尽快恢复过来,在这段时间里请不要随便离开我的宫殿,塞里斯他并不知道我救了你和你女儿的事。创造与毁灭之神还有绝望之神已经向塞里斯发出了宣战书,估计一个星期后最终决战就要开始了——你明白了吗?” 


      凯妮跪在床上,面无表情。 

      他叹了口气。当他走到门口时,她突然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们?” 

      他停下来,但是没有回头。 

      “我不知道,大概是沉默之神的直觉命令我必须这样做吧。”他摸了摸自己的右臂,有些自我解嘲地说,“你想叫我什么都行,因为我只是一个被神造出来的复制品。” 


      说完这些话以后,他离开了这个房间,而凯妮再度倒在床上。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还不如死了的好。 

      蒂娜,她的女儿…… 

      天哪,她还只是一个7岁的孩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难道主宰这一切的神就真的这么残忍吗?! 

      这到底是怎样疯狂而令人诅咒的战争呀—— 

      有多少生命在神祗大战中被化为乌有?难道死去的人和受到的伤痛还不够吗? 

      那些该死的挑起战争的神为什么彼此之间有这样大的仇恨?他们到底要把这个宇宙弄成什么样子才甘心?! 

      相比之下,她只是失去了丈夫和女儿,或许她更应该庆幸自己还能像狗一般暂时生存着? 

      但是这样痛苦地活着,跟抵达天国与世无争,到底哪一个才算是幸福呢?生存比起死亡唯一有意义的就在于希望——而现在,她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他真的死了吗?……或许,他还在活着? 

      这种没有根据的猜测,大概就是她仅存的飘渺的希望了吧。 

      在这个地方已经呆了两天了,凯妮觉得自己几乎快疯掉——痛苦、孤独和寂寞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她的心头,这两天除了侍女每天准时送来膳食和服侍她洗浴外再也没有其他人来过。 


      他果然没有再出现——自从那次她打了他骂了他把他赶走以后凯妮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或者看到过他。她曾经问过一个侍女,但是没有任何收获。 

      她不能再这样呆下去!她的女儿——麦琪双目失明的消息对此刻的凯妮来说无疑更是雪上加霜,她真恨不得立即和麦琪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她又能怎么做呢?门口都有卫兵把守,平时房间的门都是锁上的,窗台面对的是高崖——她是插翅难逃了。 


      她一头栽进床,喃喃自语道:“依沙那,我该怎么办呢?” 

      她的眼神无意间瞄到了手上的指环。 

      是他给自己的“沉默之眼”呀,凯妮觉得鼻子又是一酸,当时他赤裸着身体拿着这枚指环向自己求爱的场面又映在眼前,那一天是她一生中最快乐幸福的日子,可是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呢?他说这枚指环象征着神圣而不可玷污的爱情,可是说这话的人现在却离她远去…… 


      那颗美丽的黑色宝石仍然那样焕发着动人的光——就好象是他的眼睛一样漂亮。凯妮想:如果他的眼睛是黑色的,那看起来又该是怎样呢?他的眼睛是那种淡漠清澈的浅灰色,可是头发却又是亚麻色的——如果他的眼睛像这枚指环上的宝石一样是黑色的那一定会更好看。 


      黑色的宝石无声地望着她,里面星星点点的蓝光跳动着,像是夜空里的星辰。 

      蓝色的光芒? 

      她的视线聚焦在那些闪烁着的蓝光上—— 

      这些一点一点的蓝色光芒以前不曾有过,现在忽然出现在这枚指环的宝石里,意味着什么呢?或者——这是一种潜在意义的暗示?…… 

      她的脑海里闪电般地出现了依沙那对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这枚指环,叫做‘沉默之眼’,它代表着我的存在,在黑色的宝石里还容纳了我的一部分灵魂。” 

      一部分灵魂?对于神来说,只要灵魂能存在,不管是完整的还是碎裂的都能令他们继续存在下去——这么说,除非这枚指环毁掉,否则无论他遭到了怎样的伤害都不会死去吗?那么这蓝色的光泽又是什么意思呢?凯妮整个人忽然像得到了新生一般有了生机,她狂喜地吻着那枚指环,不管那是什么,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要她知道他还活着,这样就足够了!他那么强大,一定不会轻易死去,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来寻找自己啊,他是神,没有事情可以难倒他!凯妮望着那枚指环,暗暗许下了誓言:“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的处境如何,我都会等着你,我一定会坚持到和你重逢的那一天!” 


      门忽然被敲响了。 

      她条件反射似的回过头,在门口她看到自己的女儿。 

      “麦琪!”她激动地叫着。 

      麦琪走进房间,下一刻她掉进了母亲的怀抱里。 

      “天——你的眼睛——”凯妮吻着女儿的脸,“对不起——” 

      “我没事了。”麦琪把下巴放在母亲的肩上,“他请来医师为我治疗,我现在已经能看到东西了。” 

      这时凯妮才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男人。 

      这个当然就是自称是“依沙那的复制品”的他了。 

      看到凯妮正看着自己,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他低声说:“我过一会再过来吧。”说完便打算转身离开。 

      “不……请等一下。”凯妮突然开口低叫道,“我——我很抱歉,那天——” 

      他似乎楞住了,尔后又仿佛明白了什么。 

      “没有关系的。”他笑了一下。 

      “你……你能呆在这里陪陪我们吗?”麦琪用央求的口气问他,从那天这个巨大的男人把她救出来,她就有一种强烈的亲切感,是一种非常接近依沙那,但是又有些不同的感觉,当她的眼睛能够看到东西时,映入她视线的却是一张跟她父亲一模一样的面孔。虽然她知道他不是依沙那而他也承认了这一点,但是麦琪仍然对这个男人有着莫名的好感。 


      “我……”他犹豫着望着凯妮,“我可以留下来吗?” 

      看到凯妮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似乎很高兴。 

      在这个房间里有三个人。其中两位是母女,她们正坐在床上交谈着,而另外一个是个魁硕的男人,他正坐在一边,如同一尊守护神。 

      他用一种好奇的眼光注视着那一对母女。她们说着很多他听不懂的话,而她们的表情一会是浓浓的悲哀甚至会伴随着痛苦的哭泣,一会是充满希望的兴高采烈……对这些他是不明白的,但是他觉得自己有些羡慕她们。 


      如果换成是依沙那在这里,一定会加入她们,一起分享对方的快乐,承担对方的痛苦吧…… 

      而自己却只能这样在一边羡慕地看着她们。 

      他也想像她们一样拥有感情,所以从他被造出来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在尝试学习。但是知道了这件事的人更多地是在嘲笑他:你只需要有足可以媲美沉默之神的强大力量就足够了,感情这种东西是无用而多余的!把你造出来是因为塞里斯大人需要沉默之神的能力而他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而并不是要你做这些事的! 


      那些人告诉他感情令人软弱,连神也不例外——依沙那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还告诉他做为一个复制品是没有权利要求感情的,他要做的只是像一个机器一样忠诚地执行塞里斯大人的所有命令。 


      真的是这样吗? 

      他心里开始怀疑这一点。 

      凯妮那天打他那一巴掌的时候,自己居然被她浑身的气势震慑住了——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类啊,即使她的丈夫是神,但是她仍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令自己胆怯啊——然而她这样做了,打了拥有沉默之神强大力量的自己,同时还让自己感到了无边的压力。 


      她从哪里得到了这样的力量?他当时很迷茫,但是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看到她们母女的身影,他想,如果现在有人要对她们不利,恐怕她们会不顾一切地保护对方,同时拼死也要拿起武器战斗的吧……这大概就是感情的力量呢。 

      但是他不会让任何人这样做的。他在心里许下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个誓言: 

      从现在开始,无论如何他也要保护她们,在自己化为尘埃之前也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们! 

      许下了誓言,他自己都感到惊讶,因为他突然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 

      这就是感情的力量吗?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对她们已经有了某种形式的感情了呢? 

      第三十一章 

      漆黑。 

      除了漆黑还是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真讨厌这种感觉啊…… 

      但是,这种黑暗,不正是自己所熟悉的吗? 

      我…… 

      IESHUNA…… 

      对了,这是我的名字,我是一个神—— 

      一个拥有无穷力量,地位崇高的暗黑系的大神—— 

      但是……我现在是怎么了? 

      我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但是伴随而来的是阵阵剧烈的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疼痛的感觉,可真是陌生。 

      我闻到了一种腥味——血液的味道。 

      是我的吗?……我不知道,大概是吧……? 

      听不到任何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个空旷的草原,据说以前——事实上,一天以前这里还是个美丽的地方,有茂密的草丛,阳光温和地照射着大地,和煦的微风中融合着精灵们的歌唱,飞禽走兽祥和地生活着,但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冰冷的风正把浓烈的血腥传播到更远的地方,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了怎样惨烈的战斗。草原的绿色被紫红色掩盖了,树木被烧得焦黄,一个又一个的巨大土坑来自于魔导近卫军威力惊人的元素魔导炮,而那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则出自于钢铁骑士团的手笔。临时搭建起来的绞首架上零零星星地悬挂着一些表情恐怖,浑身都是刀剑划过和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还有树立在战场中央的一根根尸体木桩。 


      这是个刚刚被杀戮洗刷过的炼狱,太阳不忍目睹这样的惨状用乌云遮住了自己。 

      淅淅沥沥的小雨默默地下着,堆积如山的尸体上流出的血水汇聚成了一条条的水沟,泥土吸吮着这些腥臭的液体,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