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9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圆鸥P牡溃P乃谥星镏盎够夭焕础
    “闲来无事聊以自wei罢了,没什么心事不心事的。”对于太子,她说不上讨厌,可就是不喜欢。这帝都的人都知道自己与三皇子交好,他却忽然向皇上求了自己,甚至导致三妹被指给了三皇子,如今三皇子离京,音讯全无,三妹又一直没有回来,她实在没有心思去应对他。
    太子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思,早在求亲之前,他就问过三弟对月娥的心思,可三弟说的是知己而已。既然是知己,自己当然要先下手为强。谁知道父皇会同时将三小姐指给了三弟,导致有了如今的局面,他也是有口难言,总不能像别人解释说这都是父皇的过错吧,如此不孝之事,不是君子所为。
    “小姐,小姐,来消息了,来消息了……”红儿气喘吁吁,冒失失的冲了进来。
    “红儿!”月娥蹙了眉,怪她失了礼。
    “小姐!”红儿低了头,一张脸羞得通红,她也是着急嘛,又不是故意的。
    “月娥,你就别为难她了,定是有重要的消息,才会如此着急的。”皇甫浩琪笑着解围。
    红儿听太子如此说话,连连点头,还向着太子眨了眨眼,看得月娥一阵眼抽,自己身边怎就出了这样冒失的丫头!尴尬的咳了咳,道:“什么消息,说吧。”
    “呃,是,少爷来信了,关于三小姐的,已经送去老爷书房了。”边说边指手画脚,一派天真可爱。
    “真的?走,去书房。”月娥喜得直接站了起来,几步之后,忽然想起一旁的太子,脸上直接上演起了火烧云,尴尬道,“呃,殿下,月娥唐突了,呃……”
    看着这边可爱纠结的萧月娥,皇甫浩琪唇角一勾,会心笑了起来,这才是自己喜欢的月娥呢。“无妨,你且去吧,我回去安排一下,明日来接你去国寺。”
    明日么?竟是这么快?萧月娥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神色,然而很快掩藏过去,点点头朝书房而去。
    书房内,萧仁贵看着书信,一阵恼怒。那个该死的丫头,害死了自己的结发妻子不说,如今更是惹出了这许多祸事,竟生了雄心豹子胆,敢违抗圣旨擅自逃婚,还在途中惹上了二皇子!真真该死!这事早晚会闹开,届时可该如何收场?
    叩叩叩,敲门声传来,萧仁贵沉声应和,准了人进来。
    “爹,听说招弟来信了?”月娥急急忙忙迎了进来,对于这个妹妹,她是最关心的。
    “月娥?你怎么来了?”见到这个女儿,萧仁贵脸色柔了不少,萧月娥长得与亡妻极像,也承了妻子的温柔贤惠,知书达理,他一直很是疼爱。
    “爹,蝶依可是有消息了?”
    “哼!那个逆女,真真是气死老夫了!”提到蝶依,萧仁贵立即黑了脸,同样是女儿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月娥一愣,看向桌上的纸条,伸手拿过,一看上面的字却瞪大了眼。怎么会?蝶依怎会如此大胆?逃婚,可是要诛九族的呀!
    正想开口再问问清楚,有人通传,左相到了!
    两人皆是一愣,连连赶往大厅,左相虽说与将军府是亲家,可自从将军夫人去世后,几乎没了往来。顶多就是每年接月娥去左相府住住,或是云鹤群往这边跑跑,左相上门,十几年来,这可是头一回。
    “小婿见过岳丈。”虽是同朝为官,地位上也相差无几,但辈分就在那里,注定了萧仁贵要向左相行礼。
    “老夫的宝贝外孙女如今在何处?”左相并不多说,直接说明了来意。
    行至门外的月娥刚好听见,连连进来行礼:“月娥见过外祖父。”
    “嗯,月娥来了,蝶依可回来了?老夫接她回府呢,你外祖母对她可想念得紧。”见到月娥,左相的脸色缓和不少。
    嗯?将军一听懵了!“岳丈来接蝶依?”
    “是啊,蝶依可是老夫的宝贝小外孙女,老夫来接他,你就那么不待见?”刚刚缓和的脸色,又臭了。
    “呃,小婿不敢。只是,岳丈,蝶依还未回来呢。”将军纳闷了,连月娥也不解了,往常月娥去左相府都是云鹤群或者下人来接的,这次竟是左相亲自前来?并且,左相什么时候关心过蝶依,莫非,这期间还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父女两面面相觑了。
    “蝶依被圣上金口玉言指给了三皇子,如今圣上大寿在即,莫非将军不准备让蝶依出席?蝶依可是老夫的宝贝女儿用生命换来的,你往常不待见也就算了,如今她已是准三皇子妃,你还这么不待见?这次回京,你可有派人去接?她一个女儿家,你准备让她如何回京?”左相句句在理,咄咄逼人。
    将军一愣,一时竟无言以对。
正文 23 太后有请
    “老爷,贵公公来了。”家奴适时的打破了屋内的诡异气氛。
    “快快有请。”萧仁贵此时是心里打鼓,贵公公可是太后跟前的红人,怎会忽然来了府上,太后可是从不见朝臣的。
    片刻之后,贵公公到了大厅,拂尘一扬,悠悠道:“传太后娘娘口谕,护国将军入宫见驾。”
    “微臣遵旨。”萧仁贵蹙了眉,太后见自己,莫非是为了二皇子寻蝶依的事情么?那个丫头,真会给自己惹事!原本打算,若是朝堂上有人以此做文章,就直接将她丢进庵堂做姑子,可如今看左相的态度,这么做,怕是会惹来祸端,看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才是。
    唉,先是太子,再是左相,如今又是太后,还真是人品大爆发,权贵到我家呀!萧仁贵表示,亚历(压力)山大!
    一边的左相,也有自己的思量,家里唯一的孙子忽然来信,力保蝶依,他向来相信鹤群的眼光,他看的人绝不会有错,他认为该保护的人,他费尽心力也要保护!更何况,信里写了蝶依逃婚的种种,夫人看过之后,也对蝶依赞不绝口,能进了夫人眼里的人,怕不会简单,这个自己一直忽视的外孙女,也该注意到了。
    “将军,既然太后传召,你就不用管老夫了。蝶依回来之后,还请通知老夫一声,老夫再来接她过府一聚。”话说到这里就够了,相信将军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是,小婿知道。”原本的想法彻底被抛弃,这个女儿,看来要护着了。
    入了宫,直奔慈宁宫。
    “微臣参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恭敬的行礼,心中纠结万分。太后向来偏爱三皇子,此次若为了三皇子硬要治蝶依的罪,他可该如何是好!
    “嗯,平身,赐座。”太后坐在帘后,庄严开口。
    太后优雅的品茶,萧仁贵如坐针毡。听太后的意思好像没有不高兴,可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打鼓,太后究竟是何意?
    约莫一炷香之后,就在萧仁贵数了无数绵羊,站得腿脚发麻,心里打鼓之际,太后开口了:“蝶依那个孩子,已经指给了宝儿,哀家想多了解了解,所以传将军来问问,希望没给将军带来困扰才是。”
    果然是蝶衣的事情!
    保还是不保?萧仁贵低着头,眼珠乱转,分分钟的时间,脑细胞死了一大片。“回太后,蝶依12岁上普度山学艺,至今未归,所谓女大十八变,微臣认为,蝶依的性子要等她回来多接触接触才知。”生硬的腔调,一字一句的停顿,总算将一个理由编了个完整。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时间流逝,太后无声……
    心慌起来了,腿颤起来了,汗留起来了,忍无可忍之际,弯腿、下跪,扑通一声,再开口,凄楚无比。
    “太后,求太后原谅,小女年幼无知,着恼了太后,请太后念在她自幼丧母的份上,饶了她这回吧。”眼眶微湿,吓的。
    “哦?将军此话何意?”停顿半晌之后,太后笑道,“莫不是为了前日铭儿全国寻她之事?”
    萧仁贵听着太后言语中的轻笑,更因着随后而来的威压,心中一个激灵,越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太后,小女在江湖四年,养成那不好的习性,莽撞无知,冲撞了二皇子,微臣定会严加管教,绝不再犯!”
    “当真只是因为江湖习性,因为莽撞无知?”太后威严的声音顿起,将军心里又是一咯噔,天,太后知道蝶依逃婚去了?不,绝不能认,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打死也不能承认!
    “回太后,定是如此。皇上大寿降至,微臣本想让她去江湖走走,寻个称心的礼物给皇上祝寿,不想出了这差错,微臣这就去将她带回来,让她学学女儿家的规矩,将来定不会冲撞了三皇子。”死鸭子嘴硬,是保命的最后一招了,虽然这个理由有点蹩脚,但也勉强站得住脚不是。
    “嗯,是个有孝心的好孩子,就是年轻了些。往后也要劳将军多提点,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心里要跟明镜似的,可万不能走错了路,要知道这一步错,可是满盘输!”太后凉凉的声音响起,萧仁贵越发汗如泉涌,太后果真如明镜似的。
    “是,微臣定不负圣意。”不管怎样,这回安全了就好。那个死丫头,简直就是来取债的,没一天让自己省心,看她回来,不扒了她一层皮!
    “嗯。去吧。哀家的孙媳妇,哀家可是要在中秋宴上看到的,将军可别误了行程。”太后摆手,示意他下去,言语之中,威严无限。
    “微臣,领命。”萧仁贵咬碎了银牙只能往肚子里吞,太后这句话,明摆着让他马不停蹄去找人。他可是昨日才从边关回来,家里娇妻俏妾个个翘首以盼,却被这个丫头搅黄了,策马奔腾哪比温香软玉,死丫头,老子和你梁子结大了!
    出了宫门,才惊觉全身湿透,顿时又暗恨起蝶依来。忽然转念一想,太后明知蝶依逃婚,却不点破,反而是让自己去找她回来,似乎有些怪异啊?二皇子的通缉之事,最后也解决的很怪异,皇上竟然会那样下旨,莫不是,莫不是三皇子已经和蝶依碰上了,还看对了眼?
    想通这一层,萧仁贵又是一阵冷汗淋漓,若非先有左相来保,他定会建议将蝶依丢进庵堂做姑子,那样岂不是得罪了太后?
    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心中大呼,好险!
    一步错,满盘输,看起来是在提醒蝶依,又何尝不是在提醒自己?!太后已经将蝶依那个孙媳妇认下了!
    战将不懂女人心,这次也算走大运,祖上积德了。
    想通这一层,萧仁贵再也不敢存旁的心思,回府之后,立即向皇上递了折子,请命出城办事。得到同意之后,立刻整装,点了500兵士,连夜出发,马不停蹄,出城而去。
    收到消息的太后满意的点头,还不算笨。根据调查来的资料,那个孩子并不是宝儿的良配,但宝儿的能耐她还是清楚,定不会糊里糊涂的行事,也许在外四年,那个丫头变了不少吧。倒也是很期待见到她,能让宝儿记挂的女子,该是什么样的呢?
    只是,宝儿似乎不知道那丫头就是他自己的皇子妃呢,也许不久的将来,倒是会有一场好戏可以看。太后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起来。
正文 24 筹码
    蝶依这几日的生活也并不顺畅。起初不知满大街贴着她的画像,冒冒失失的跑出去逛街,不想没多久就被人认出来,硬是追了几条大街,才甩掉众人。后来更是用在脸上抹灰,将衣服弄脏等等手段,逃脱那无处不在的眼睛,最后狼狈的不成人形,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偷了件男装,才算安全了。
    呼,虽然这样的装扮之下,有点委屈自己的一对玉兔,可和命比起来,这点苦也就不算什么了。倒是有些后悔,指给了三皇子也就罢了,偏偏得罪的还是二皇子,早知道就有多远走多远了,郁闷呐郁闷……
    这件事情之后,她又不安了,你大爷的,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皇子寻人,都可以让自己那般狼狈,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这女扮男装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更何况,若是那悬赏提高,招来了更强悍的人,想必长得八竿子打不着的也可能被抓走吧,何况是变了性的自己!
    躲在山里更不符合初衷,躲在山里还不如躲在笼子里呢,好歹那笼子里不只自己一只鸟,还有人可以和自己斗来斗去,要是在山里,还真就成孤家寡人了,悲了个催的,不要哇。
    思来想去,良久之后,蝶依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去一趟,应该把这个婚事彻底搅黄,然后才能安心的闯荡,逃终究不是最好的办法!
    可是自己回去多没面子呢?被请回去还差不多。再者说了,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想要得到回报,也要付出点东西才是。自己想让皇帝取消婚约,可人家是皇帝,凭什么答应你呢?还是手里要有筹码啊!到时候一手交圣旨一手交诱惑,这才是黑帮正道!
    苦思冥想中,已走到了阳城。
    布告栏前,密密麻麻围了许多人,蝶依心下一咯噔,靠啊,不会又要通缉自己吧?左右打量了自己许久,确定这男装不会出问题之后,小心翼翼的,她靠近了那布告栏。
    “一年一度的兵法大赛又到了。”
    “是啊,不知道今年会是谁人夺魁啊。”
    “多出几个将军也好啊,咱们华国就不用受齐国和燕国的气了。”
    ……
    兵法大赛?什么东东?
    “诶,这位仁兄,请问兵法大赛是怎么回事啊?”蝶依此举惹来众人诸多白眼,一些“一看就没见识”、“乡下小子”、“没见过世面”、“外地来的吧”之类的话语频频传入耳里,等众人终于感慨完之后,终于有个好心人开始解释了。
    原来阳城是一座被遗忘的城市。这个大陆是个传统,每一个开国之君都要在登基之日上太庙占卜,看国运走势。而华国开国之君上太庙占卜之时,当时的国师只说了“新君发于阳城”便被人刺杀了。
    死得很蹊跷,但越蹊跷,就越证明后面有故事,一般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于是,阳城成了华国禁地一般的存在。多少年来,华国不管阳城的事情,不用阳城的才俊,高官被贬谪,最差的选择便是这阳城,竟是个落后于边塞的存在!
    然而,阳城人民却是爱国的,组织抛弃了他们,他们却没有放弃自己。阳城自古出谋士,每年一次的兵法大赛,从未停止过。他们组织兵法大赛,将经典的兵法知识整理成册,虽然华国禁止流传,但私下的学习传授还是有的。据说萧仁贵当年一战成名之前,便是来了趟阳城!
    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帮助着这个国家。更想通过兵法大赛让皇帝注意到阳城这个地方,注意到这里的人们!
    几年前,阳城被划入了三皇子的封地,他们看到新的希望,阳城作为一个不祥的城市,从未被划成皇子封地。此后,兵法大赛都是进行的如火如荼,终于,引起了三皇子的注意。据说,今年的兵法大赛三皇子虽然不能亲自莅临,却请了华国最有学问的人来参加,那便是——太子太傅!
    哇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萧蝶依心中暗喜,如果自己能给皇帝打造一个未来的将军,皇帝应该会愿意放自己自由吧,这个筹码可不小啊。如今华国能战的,也就只有萧家,萧老爹是个战神,却是不懂谋略的,皇帝不用担心什么谋反什么独大的事情。
    但萧老爹百年之后,萧家军早晚要交到另一个人手里,如果那个接班人是个有头脑的,萧家便是出了个皇后,还握了华国的兵权,那这江山到底是姓皇甫还是姓萧呢?
    想必皇帝也会清楚的明白这个道理,他目前也绝对在寻找下一个护国将军。不说将萧家的兵权全揽过来,至少分开了几分,会让皇帝安心很多。而这阳城不就有最好的资源么?
    退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