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87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8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共潘男纳先耍
  “太子哥哥,你一定要帮玉儿,玉儿喜欢墨师兄,玉儿不要和亲,要和墨师兄在一起!”燕国女子豪迈大方,从不掩饰自己心中所想,往往有什么说什么。
  司雪衣虽然理解,却绝不会答应:“玉儿,那墨家要是看得上你便也罢了,可他喜欢的是萧蝶依。玉儿,我们与华国开战,本是胜券在握,却忽然冒出个天命贵女,而今我们已然没有退路。虽说华国为不激起各国群起而功,不会主动进攻我国,但齐国狼子野心,却未必不会趁人之危。”
  “送你来和亲,说起来是与齐国结盟共商大事,却也是为了让齐国不要转头来对付我们。这份苦心,你可明白?”
  不得不说燕国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毕竟如今三大国之中,齐国第一,燕国第二,华国最弱。经过和华国几个月的对抗,燕国的士气已被削弱不少,而华国经济基本瘫痪,空有士气,也难成大器,拖上一些时日,自然会垮
  齐国如果在这个当口一鼓作气击败燕国确实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华国在各国的压力下,只能在战乱之中袖手旁观,那些周边小国更不敢卷入到两大国的斗争之中。若是齐国能拉拢花想容斗败燕国的经济,再拉拢萧蝶依得了天下民心,齐国的一统天下更是指日可待!
  如今花想容还站在他们这边,这就是他们的筹码,而如果把司雪玉送出去和亲,拉拢萧蝶依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本身也是要才有才,要色有色不是?
  “太子哥哥,我只是个女人,一个女人如何能控制得了这些国家大事?”司雪玉不喜欢政治,从来都不喜欢,所以,她才会跑到普度山去学艺,就为了避开那波谲云诡的皇宫。
  “玉儿,你不只是个女人,你是在普度山呆了十年的女人!”普度山几个字,司雪衣咬得极重。
  司雪玉猛的抬头,望进司雪衣眼底,她自然知道司雪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燕国能让她一个嫡长公主去普度山学艺不是没有理由的。是因为宝藏,传说之中的龙脉!
  可是她根本什么也没找到,虽然她常去普度山的禁地,可那里除了黑一点,蛇虫鼠蚁多一点,根本没有别的发现,她如何知道龙脉在哪?
  “玉儿,你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大家都不知道,你也不需要知道,但你在那十年,这就是筹码,你只需要若有若无的提一提就够了。”
  若有若无的提一提,就当是不经意说漏了嘴,齐国人虽狼子野心,却也极为谨慎,这就是为什么燕国知道萧仁贵倒了立马挥军南下,齐国却能按兵不动的原因。没有一举成功的可能,齐国就不会动。
  所以,如果司雪玉在言语之中透出燕国已掌握天下龙脉的讯息,齐国不管信或不信,都不会贸然行动,他们只会在暗中查看,想据为己有。而这般隐秘的东西,要查,自然是需要时间的。而燕国,缺的就是时间。
  只要有时间,隔几年就能把华国拖垮,到时候燕国不战而胜,又何惧齐国?
  “太子哥哥,若是如此,不需要玉儿和亲也能做到的。”
  “玉儿,和亲是诚意。”固然不和亲也能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但那样齐国取信的可能就小了。只有在日夜的相处之中,彼此熟悉,渐生情意,再不经意讲出来的话,才能让齐国真正被迷惑,去查探,才能为燕国争取时间。
  司雪玉却不以为然,虽然嘴上不再多说什么,心中却有了万千思量,她爱墨心邪,打从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爱,所以说什么她也要为自己争取争取,绝不轻易放弃。至于萧蝶依,哼!
  暗芒从眼中一闪而过,想起明日的洗尘宴,她忽然勾了勾唇角,在寒冷的夜色之中划过冷笑。
  京城的另一边,在墨心邪怀中安睡的人儿,忽然打了个寒颤,后背一阵寒凉,更往墨心邪怀中缩了几分,勾了勾唇角,一夜好眠。
  齐国的太子温子然此时却是坐立难安,想起青州之时两人的擦肩而过,再看今日的对面不相识,一股愤怒由心而生,狠狠灌了一口酒,可这往日里的美酒佳酿在此刻看来,却是苦涩异常,讽刺无比。
  温子然一个心狠,拂袖而去,满桌的酒菜瞬时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殿下……”
  “滚,滚出去!”服侍的侍人刚一推开门,便被温子然呵斥了出去,一个酒杯随之而去,将走在前头的宫人给砸出血来。
  宫人们个个噤若寒蝉,这么多年,殿下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模样,何曾发过如此大的火?咽咽口水,一个个战战兢兢退了出去。
  温子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顿时又是一拳打在桌子上,上好的楠木桌瞬时裂成碎片。他只是不甘,太不甘!
  父皇是多大的年纪了,都可以当萧蝶依的父亲了,更有一个宠冠后宫的君贵妃,却为何还要觊觎萧蝶依?三弟只是隐隐提及撮合他和萧蝶依,就被夺了王位,打了二十大板,那板子打在三弟身上,何尝不是打在他脸上?他是在警告他,警告他不要对他感兴趣的人,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可是他不甘心,他如何甘心?最先遇见萧蝶依的人是他,最配得上萧蝶依的人也是他,论年龄论才貌甚至为了齐国,他也该把萧蝶依赐给他才是!他是齐国的太子,父皇已年过四十,还有多少年好活?一统天下没有个二三十年,如何做得到?他霸着萧蝶依,与名与利于国于家都不利!
  不,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他的父皇他了解,他不是个好色之人,也不是个不顾大局之人,他不至于要自己霸者萧蝶依才是,他不该呀!
  难道,难道他所属意的接班人不是自己?
  温子然被自己的念头惊出一身冷汗,吓得脸色惨白,弹跳而起。一干皇子之中他就是最出色的呀,不管文韬武略,他都是无可挑剔的,这是齐国百官公认的事实。为了这个位置,他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当别的皇子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在挑灯夜读;当别的皇子在捉迷藏玩游戏的时候,他在拉弓射箭……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才在五年前登上太子之位时,无一人反对,连一干兄弟也无二话可说!
  五年来,他一直小心翼翼从不懈怠,生怕哪里惹了父皇的嫌隙,可如今,却还是落得个如此下场!
  他倒是忘了,父皇的皇子不止这些,不止他眼前的这些,还有那个冰蓝眼睛的人,那个一早就离家而去的人!
  难道是他?难道父皇竟然要把这皇位传给他?
  不,不可能!
  父皇啊父皇,这美人你若是自己留着也就罢了,若是真的给别人……
  温子然脸上一片狰狞,隐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他绝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属于他的东西,不管是人抑或,这天下!
  同时,千里之外,华国边城营帐之中,萧招弟看着眼前的暖玉棋,一手执白子,一手执黑子,冰蓝的眼睛顿在棋面之上,已经定了半晌。
  这是梨雪园中他们下的那盘棋,虽说出使不宜带太多东西,可他还是不远千里将这棋带了来。那夜挑灯夜战的场景还在眼前,可伊人如今,却远在他方!
  他曾千百次将这棋局打乱,又千百次的将棋局复原,他以为他打乱了,该就不会恢复原本的棋局了,却不想这棋局上的一个个落子,就如他们之间的一幕幕,竟让他记得这么深,这么好,不管怎么打乱,怎么变迁,复原的总是丝毫不变!
  袖中的飞鸽传书他看了不下十遍,他不愿意跟自己派去的人离开。自己出征的时候她不愿意,如今也是不愿意,明知道齐国之行千险万难,她还是不愿意。或许就如她所言,打从去普度山,以前的萧蝶依就死了,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儿,她不爱自己了……
  不知为何,在这样的夜里,一向清冷尊贵的萧招弟,堂堂的齐国二皇子温子瑜忽然迷茫了,哀伤了,下了一辈子的棋,一直以为所有人都是手中的棋子,却忽然发现,总有那么几个,是自己所不能掌控的!
  迷茫,化作浓浓的叹息,在无边的暗夜,成殇。
  几城之隔的宁阳,云鹤群一袭战甲,在空地之上,一堆火一杯酒一只鸡,远远瞭望。
  几个月的军旅生活,沙场的打拼,血色的消磨,让这个纯粹的江湖人,生出了几许粗狂豪放的气息。晒得古铜色的皮肤,下颚胡渣窸窣,还有那经了风霜更显刚毅坚挺的侧脸,这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这个男人,成熟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长枪在手,朝着敌人好不留情的刺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大嗓门喊话,与一堆小兵扎堆玩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习惯,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变了。原以为念念不忘的东西,也总在不经意间就随风而变了。
  可是有一件,有一件事,不,该说有一个人,他费了好大的心,心心念念的想要拔出,却发现,越陷越深了。
  改得了习惯,改不了每晚睡觉前都摸摸心口的兵法,摸摸那狗爬的字迹上隐隐的泪滴;改得了习惯,改不了每天起床都看看京城,看看她在的方向;改得了习惯,改不了每天每夜都想听到她的消息,好的坏的,只要和她有关的。听到的时候满足的嘴角上扬,听不到的时候,失落的满心彷徨。
  他想他中毒了,中了一种叫相思的毒。他现在是真不管她会有几夫了,只想在她身边就好,看着她就好……
  听说现在她到齐国了,只望她平安归来,早日归来。在这里,在华国,有一个人总是默默的在想她,关注着她。
  蝶依,你听得到吗?
  一定要平安回来!

凤凰展翅 第二十章 出次交锋
  不同人不同思量,夜却从指缝中偷偷滑过。
  第二日,当蝶依睁开迷蒙的睡眼,不意外的对上了墨心邪娇美的容颜。墨美人一袭红色亵衣,露出大半的胸膛,看着蝶依安详的睡颜,嘴角上扬,如花绽放。
  一大早欣赏到这般风景,蝶依也是心情大好,咧嘴就笑:“墨哥哥,早啊。”
  “呵呵,懒猫!”墨心邪轻点在她鼻尖,翻身毫不扭捏便压在了她身上,引得蝶依惊叫一片。
  “墨哥哥,今日还要入宫呢!”蝶依此刻是暗叹不已,难怪他一直醒了也不起床,敢情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怕什么,现在才午时,咱们有一下午的时间缠绵呢,乖,墨哥哥想你了!”话音一落,墨心邪眸中转深转沉,俯下身便掠取了她的红唇,他要她,昨夜怜惜她一路劳顿,今日却是再不能忍了。
  “唔……”蝶依未出口的话全被吞入了肚子里,承受着墨心邪劈开盖地的吻,只觉浑身燥热,也陷入一片情欲之中。
  刚刚苏醒的房间,在冬日的阳光之下,瞬时一片旖旎淫靡。
  “蝶依,为墨哥哥生个孩子好不好?”休息之时,墨心邪揽着红霞满布的人儿,忍不住开口要求,他想要一个孩子,儿子也好,女儿也罢,长得像他们的孩子,继承他的眉眼武学,继承蝶依的古怪俏皮,那一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蝶依却忽然身子一顿,眼中划过黯然,她也想要一个孩子,好好的宠着,可是她的身子……
  “蝶依,怎么了?”墨心邪感受到她突如其来的僵硬,侧身看着她瞬间苍白的脸,有些不解。
  “墨哥哥,我,我怕是,不能为你生孩子的。”咬着下唇,蝶依神色黯淡,继而却伸出一股恨,她一定会查出那夜下黑手的人,一定不会放过那个
  “蝶依……”墨心邪看着她的样子,也猜到几分,“蝶依,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对上墨心邪的眼睛,蝶依看到他眼中浓浓的怜惜,终不忍心,钻进了他的怀抱:“墨哥哥,我被人算计刺杀,差点命丧黄泉,所以才失去武功,同时也伤了身子,无法生育了。”
  “什么?”墨心邪惊得手一紧,勒得蝶依生疼,不知是心中的委屈还是手臂的疼痛,让蝶依眼中一热,竟差点落下泪来。
  “蝶依,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弄疼你的。”见蝶依泪眼迷蒙,墨心邪瞬间慌了神,温热的手指覆上她的脸,却不想那温暖更是勾起蝶依的心伤,那悬而未落的泪水瞬时如珠四溅。
  “蝶依,不要哭,不要哭,蝶依会有办法的,肯定可以治好的,找玉师兄一定可以治好的,蝶依不要难过了。”此时此刻,除了抱着她安慰她,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忽然就恨起自己来,若不是当时拘在墨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怎么会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实在窝囊!
  “嗯,玉无情说只要找到千年冰蝉入药,还是可以治的,只是千年冰蝉何其珍贵,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希望了。”
  “千年冰蝉?”墨心邪又是一阵惊呼。
  “嗯,你见过?”
  “没,没有。”墨心邪虽是否定,眼中却闪过晦涩不明的深意,只是蝶依低着头,却并没看见。
  黄昏时分,四人一行向齐国皇宫赴宴而去。
  经过一下午的滋润,蝶依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光,脸上反倒白里透红,更显女人风韵。皇甫铭志看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在别人看不见的方位狠狠的瞪了瞪墨心邪。君弄月是孩子不经人事,他可不是,丫的,明明就只是一房之隔,他偏要闹那么大动静,实在是叫人,叫人忍不住热血沸腾,怒气上涌!
  不知节制的毒小子,臭小子!
  君弄月却不是真不知人事,不过是被猫猫缠着出去玩了罢了。蝶依实在没搞懂,这个猫猫自打醒了之后,就特喜欢粘着君弄月,连她这个正经主子也抛下了。不过她也乐得安宁,反正有人看着就行,正好也给君弄月找点乐趣。
  君弄月却也是欣喜异常的,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这个猫猫是个神兽,还是个修成了人形的神兽,不过是目前受了伤罢了。它喜欢呆在他身边,是因为他是墨家的人身上有灵气可以帮助它恢复,当然墨心邪也是墨家人,可是他比墨心邪多了一个能力,他懂兽语!
  当然,这个事情他现在是不会说的,一来神兽不让说,二来他也懒得开口,被人遗忘到天边了,他也是有气的,哼!
  见蝶依和墨心邪并肩进殿,身后还跟着两个天仙般的男子,司雪玉的眼神瞬间凌厉无比。墨师兄在她心中就是天仙一般的人,连她一国公主之尊都觉得配不上他,可是这个该死的萧蝶依,却把墨师兄归为她九个男人之一,这口气墨师兄受的下,她也受不下!
  然而当她准备起身之时,却被身边的司雪衣扯了扯袖中,狠狠瞪了一眼。一时间一口气压在胸口,竟是进退不得。恼怒之间,却瞥见了坐在一旁的玉无情,见他的目光也正锁在墨心邪身上,忽然想起来在普度山之时,他们之间还是颇有交情的,一时涌上的怒火又被压了下去。
  “玉师兄,咱们过去和墨师兄、萧师妹打个招呼吧。”拉上玉无情,司雪玉就不信司雪衣还有话说。
  玉无情眉头一蹙,淡淡回头,看了她半晌,她瞬时如坠冰窟,总觉得玉无情的眼神过于寒冷,又像从里到外把她看了个遍,竟让她有些不安,后悔拉上了他。就在她以为他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之际,却不想他淡淡点头了。
  司雪玉大松一口气,只要他愿意,自己的目的答成了,就算心惊肉跳也是值得了。
  “墨师兄,别来无恙?”司雪玉和玉无情并肩而出,朝着四人迎去,说的是和两人打招呼,可不管是华语还是眼神,都只装了墨心邪一人。
  玉无情因着日后的筹谋,自然也不能和蝶依太亲近,淡淡点了点头,便也把目光放在了墨心邪身上,可他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