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85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8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要他放手,他做不到,所以,就只能分享了。
  好在,她的第一次总归是他的,这样心理上也好受很多不是?嘿嘿……
  “公子,你不要难过,萧小姐的第一个男人是你,她心中最重的肯定也是你,以后在一帮夫君里,你就是老大,要是他们不听话,你就狠狠教训他们,让他们东跑跑西跑跑,帮咱们花家赚钱,看他们敢不敢嚣张。”不得不说,花冰的算盘打得很是响亮。
  偏花想容就吃这一套,想想以后的日子,若是哪里的声音出了问题,手一指,墨心邪,去给我做生意;哪里有人上门挑衅,云鹤群,去给我揍死他(第一个打他的人是云鹤群,理所当然的,这丫的认为表哥的武功是最高的);要是自己皮肤不好了,招招手,皇甫铭志,给我养养脸……
  嘿嘿嘿嘿,这样的日子,其实想想也是不错啊,八个各具特色的男人,任自己奴役,还真是爽啊,哈哈……
  花冰见自家主子嘴角的笑意,也知道他听进去,释怀了几分,当下心情也轻松不少,就该这样才对啊,不然一直坚持着那唯一,到最后成了唯一被挤出去的一个,那多悲催啊!
  “公子,不如用剑吧?”
  看着花想容又转回去纠结那把剪刀,花冰不淡定了,这样纠结下去,也不知道天亮之前能不能搞定啊,公子爽了一下午浑身轻松了,他可是站岗一下午,很困很累的。
  诶?用剑?
  “你怎么不早说?”花想容一把丢了手里的剪刀,埋怨的看了花冰一眼,转身就拔出了花冰身上的剑,刷刷刷,三下五除二,那带着落红的一块布便被他化成个心形,收进了手中。
  花冰看着却是嘴角直抽,丫丫的,老子刚刚想提醒你几次,可你给我机会开口了么,给了么?唔……当跟班的就是命苦哇……

凤凰展翅 第十七章 绑架
  这边花想容放任她逃跑,那边蝶依却是满心的愧疚不安加害怕,不明白花想容的心思,自然不知道花想容是放任她跑的,还以为自己走得多高明,于是一路狂奔,生怕某人醒了一怒为红颜,带着大军杀将过来将她逮回去。
  手里的某兽也明白逃命的重要,比起被抓回去被掐死穴,他还是觉得忍受一下他的气味好受些,于是也默不作声,一路配合了。
  蝶依一口气跑出老远,直到再没了镖局的影子,跑过那个城,还翻身出了城门,这才歇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又郁闷了。
  靠啊,脑抽啊,好好的城里不住跑到外面,这是想露宿山野?悲了个催的,怎么人一着急还真就像个二百五呢?
  唉,好吧,无奈了,露宿就露宿了……
  好在常年在外混的,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倒也没把自家本领丢了去,不多时丛林之中便有火光冉冉升起,逮了只野鸡,开膛破肚清洗上架,倒是一点不含糊。好在逃跑的时候虽然面具落下了,匕首却没丢,不然这会儿可就尴尬了。
  一人一兽享受着这美味的晚餐,气氛说不出的和谐,可越是和谐的东西越有人见不得好,于是这不,丛林之中又骚动了。
  蝶依恢复了武功,辨别得出来人不止一个,并且大多实力强大,看来想要脱身,还真需要一番恶斗了。丫的,才刚刚脱了面具就被人盯上了?花想容啊,这下被你害惨了!
  假装不经意的,蝶依收了几个石子在手中,如今对方在暗她在明,别人也不知她的武艺,刚好可以来一招偷袭,但这却要一击即中,否则失了手便再没有了轻易成功的可能。
  屏气凝神,仔细辨别着来人的方位,八个黑衣人呈包围之势将她困在其中,这么分散的方位,不可能一次打中,只能讲求速度,求一个快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蝶依趁着咬肉的当头四个石子朝不同方位飞出,同时飞身而起在空中一个翻旋,又是四个石子向后面的四个方位飞出,暗中的黑衣人尚未只觉一股凌厉的势头迫近,尚未反应过来,却生生被定在了原地
  “出来!”
  蝶依知道她定住了八个跟班的,而真正的高手,却还在暗中观察。
  八个黑衣人均是额头冷汗阵阵,他们轻敌了,原以为不过是个弱女子,根本不放心上,却不想只一招就被制住。方位控制如此精准,力道、穴位如此合宜,这般功力,他们之中任何人都做不到,亏他们还是主子的八大护卫
  暗中之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八人的举动,心里对蝶依又高看了几分,难怪那家伙让他亲自带人过来,这女人确实值得如此。
  蝶依见暗中走出一人,也是黑衣批身,可那样的男子却全然不是黑的低调,原本在暗夜之中行走,穿一袭黑衣,无外乎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那个男人却硬是没一点低调的样子,反而将那黑衣穿的霸道张扬。
  “萧小姐果然好本事。”男子并未蒙面,看着蝶依浅笑盈盈,暗夜之中,那眸子依然闪亮如星。
  这时候蝶依自然不会蠢到去问他是谁,想必就算她问也是问不出结果的,但是从他身上她没有看出杀意,莫非这个人也不是来杀自己的?
  他不开口,她便也不动,和聪明人打交道,看谁先沉不住气,省的多说多错,她便也和他耗上了。
  半晌之后,两人相对而立,均是无语,男子终于沉不住气,打破沉寂,眸中对蝶依的欣赏却更多了几分。
  “不知道萧小姐的身手是不是和脑袋一样好使呢?”
  话音一落,强大的气场散开,蝶依心中一凛,避过他直取喉管的手,心下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丫丫的,看起来那么美的一个男人,竟然长了副蛇蝎心肠,当真越美越毒,要不得啊要不得!
  将上辈子学的柔道、跆拳道、散打、太极,配上自己的轻功发挥到极致,一时间男子也奈何不了她,越打眼中的赞赏越甚,可下手却也更狠了。
  蝶依咬牙,心知这么折腾下去不是办法,她虽然不会,却听人说过冲穴道这茬,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是不利,若是等这八个人把穴道冲开,她也不用打,直接嗝屁了。心中一急,下手的力道更狠,袖中的匕首也被调了出来,这时候先讲究公平,谁就是二b
  果然,蝶依手中有了武器,男子明显就处于下风,竟有些处处受制,那匕首一沾了蝶依的手仿佛就有了生命般竟是无孔不入,她使匕首很多年,对这得心应手的武器也可谓用的出神入化,不多时便在男子身上添了深深浅浅数不尽的伤口,好在男子穿的黑衣并不明显,但那暗夜之中的血腥味,却也是骗不了人的。
  八个男子心中一急,加紧了对自己穴道的冲刷,自己本就有负主子所托,若是再损了凌公子,万死难辞其咎。
  噗
  其中一人一口血吐出,以损耗自己的办法,冲破那屏障,得了自由,一个站立不稳就倒了下去,却支持着没让自己趴下,转身就冲到了场中。
  岂料生冷的寒光一闪,他双眉一蹙,看着那匕首挂在男子脖子上,泛着幽冷的光,心中一沉,还是晚了!
  蝶依却是勾起了嘴角,手抵在他脖子上,淡淡道:“谁派你们来的?”
  如今是自己胜了,由不得他们不说。
  “放了凌公子,我们没有恶意。”
  蝶依眉眼一挑,唇角的笑容更大:“没有恶意难道是来给我作伴的?我可是感受到你们的杀气了呢!”
  话音一落,匕首生生推进几分,血顺着脖子蜿蜒而下,她可不是善人,可不会因为对方长得漂亮就手下留情。
  黑衣人见状眉头蹙得更深,他不能说,不能出卖主子,可是凌公子是主子的兄弟,也断不能折损与此,他要想个办法,要想个两全的办法。
  身后微微传来异动,蝶依身型敏锐,自然是发现了这点,看身前男子眼神若有若无的盯着自己身后,便也明白了他的念头,想必是又有人冲开穴道了吧。想玩偷袭?呵,那是本小姐的强项!
  “啊!”飞刀以凌厉的破空之势传来,蝶依轻巧的避开,那一刀便直直落入了凌公子后背,力道之大,让蝶依不免蛰舌!
  “啧责啧,真狠,我还没想撕票呢,你们就想灭口?凌公子,看来你的命,他们不稀罕哪!”蝶依惋惜的叹气,不忘一把将她飞刀抽了出来,顿时,凌公子抽了一口气,疼得脸色发白,冷汗直下。
  “公子!”几个黑衣人异口同声惊呼,显然没料到蝶依会下手这么狠。
  蝶依却面不改色,勾了勾唇角,冷冷道:“考虑清楚,说是不说,要知道这刀可是刺得够深,这血也流得很快的,不想他变成人干,最好快些开口。”
  为首的黑衣男子紧了紧手中的剑,气的咬牙切齿,该死,这个女人竟是如此的蛇蝎心肠!
  “本小姐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你们耗,再不说,本小姐就再扎几个窟窿!”话音一落,匕首随之而起,她说到做到,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住手住手,你这个狠女人!我们不过是想让你不要去齐国罢了,那里是什么,是刀山火海!你是想有去无回还是怎样?乖啦,放下匕首,放下飞刀,和我们走吧,我们是一片好心,真的是一片好心哪!”八个黑衣人不说话,凌公子倒是开口自救了,离蝶依最近,他感受得到那一股股的煞气,丝毫不怀疑蝶依会真在他身上戳几个窟窿。
  蝶依眉头微蹙,和他们走?的确,她一开始就没感觉到他们的杀气,就连背后飞刀子,对着的也不是自己的心口,他们不是来杀人的,是来绑架的
  “你们到底是谁的人?”蝶依手上力道又重了几分,丫的,老是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些人马,她还真没那美国时间去跟着耗。
  “诶诶诶,淡定,淡定哪,匕首,匕首千万要拿稳,手不要抖啊。”凌公子的言语和他的气场一样强大,让人忍不住的嘴抽,“你想想这世上谁对你最好,谁最为你考虑,谁想和你携手天涯……”
  “重点!”刀子又割进了几分,男子头上再度冒汗,脸色也渐渐苍白起来,他失血过多了。蝶依注意得到,旁边的男人自然也注意得到,感觉到他气息也紊乱起来,八个人齐齐下跪。
  “求萧小姐放开凌公子,小姐若是不愿,我们自行回去便是,请小姐高抬贵手!”
  “小姐,小姐,齐王让小姐前去,假借封后之名,实生觊觎之心,小姐若是去了,这皇后之位究竟是谁犹不可知,主子怜惜小姐,让我等来相救,请小姐远离朝堂,莫要以身犯险才是。”
  “我等绝没有伤害小姐之意,若是小姐不愿,我等自行离去复命,还请小姐放了凌公子才是。”
  为首的黑衣人急急解释,生怕一个不小心,蝶依会结果了凌公子。
  “他是什么身份?”蝶依口中的他,自然是身前的人,背后的主子打听不得,这冒脸的总不至于说不得吧?
  “站不改名坐不改姓,在下凌江玥!”不等黑衣人回答,凌江玥倒是自曝门户了。
  “玥郡王?”蝶依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了。
  “想不到本王还挺出名?”
  ……蝶依嘴角狠抽,靠啊,怎么会这样呢?他可是齐国的郡王啊,怎么就会出卖自己的国家呢?
  传闻玥郡王无心朝政,一心恋着江湖,八岁就离家出走上了普度山学艺,也就是传说中自己的六师兄了。可惜这家伙在普度山也没能呆多久,混了78年又下山走江湖去了,所以此前的萧蝶依并没见过他的。
  “郡王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费解呢!”蝶依双眼微眯,笑得云淡风轻,本来嘛,流血的又不是她,呵呵。
  “本王没有对不起齐国!”凌江玥有些气急败坏了,尤其见她不慌不忙的样子,更是恼怒。丫的,完全没想到会败在一个丫头手里,她到底用的什么功夫,到底是什么功夫!败了也就罢了,他年纪轻轻,输的起,可这死丫头却一直不放人,一直让他流血,再这么流下去,怕是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还走个屁啊!
  “遭了,有人来了!”凌江玥回头脸色更是白了几分,他武功高强,听得出来,来人很是焦急,想必是萧蝶依的后援。
  “十一师妹,还不放人么?他只是爱你,爱你才想带你远离朝堂,爱你才想成全你的江湖梦,不然,他不会大老远的托人寻我,又调开自己的八大护卫来寻你!”凌江玥是真着急了,虽然他们没有恶意,不是想杀她,但毕竟是想拐走她,若是被她背后的几个夫君知道,只怕今天也是凶多吉少了。
  这时候蝶依也是听出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更是闻到了风中的香味,知道来人是谁,一把推开了凌江玥,沉声道:“快走!还有,不要回来了,我的事,不需要他插手!”
  凌江玥知道她猜出来了,后面的八人也知道,但此时他们却不能再为自家主子多说什么,只能带了凌江玥急急离开,来人的武功出神入化,不是他们能及得上的。
  看着几人远去,蝶依眼神一眯,他们是萧招弟的人!
  只有萧招弟才有那种立场说那种话。但是她万万想不到,萧招弟会和齐国皇室的人成了朋友,也想不到凌江玥会为了他做出有损皇室的事情,这里面很怪异。
  按理说一个人再无心朝堂,也至于会背叛自己的国家才是,何况凌江玥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正派的人,绝不是想从中得到什么,他只是出于朋友的立场,帮在前线走不开萧招弟走这一遭,而且,他认为他这么做没有损害齐国皇室的利益。
  这就奇怪了,他们明明是让自己不要去齐国,若是自己听从了岂不就是坏了齐王的计谋,不就是损害了齐国的利益?而他们却不这么认为,不认为这能上升到国家的程度之上,除非……
  萧招弟是齐国的皇子?
  对了,如果是这样,就说得通了,如果是这样,不管自己去不去齐国,最后都是在齐国人手里,在齐王的身边是于齐国有利,在萧招弟身边同样是对齐国有利!
  这样一来,他们确实没有对不起齐国,只不过是内部的斗争罢了!
  可是萧招弟几岁稚龄就来了将军府,却原来一直是细作?

凤凰展翅 第十八章 与墨家为敌
  “蝶依,蝶依!”墨心邪和皇甫铭志急急而来,他们收到密报,说衡阳发现她的踪迹,便立刻马不停蹄的赶来,果然在这里遇到了她。
  “墨哥哥,铭哥哥!”半个月不见,蝶依对两人也是诸多想念,这一番见面倒是将脑中的其他念头都压了下去,给两人来了个大大的拥抱,以慰相思。
  “蝶依,你没事吧?”闻到她身上的血腥味,墨心邪退开去,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没有看见明显的伤口,才松了一口气,转而去开口问她。
  “我没事墨哥哥,这都是别人的血。”
  听到蝶依说她没事,两人均松了一口气,但听说是别人的血,心便又提了起来,他们刚刚可是看到有几个人影走了的,难道那些人是来杀蝶依的?
  “追!”皇甫铭志一声令下,就朝那几个人的方向而去。
  “铭哥哥!”蝶依一把拉住了他,“不用追了,他们不是敌人,这里面的事情,我们晚点谈好不好?”
  皇甫铭志见蝶依小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袖,深情严肃全然不似作假,也放宽了心思,又见她眉宇之中竟是疲惫,也想最近这段时间她肯定吃了不少苦,当下也就点头应了,不再追究。
  “萧庭/蒙均参见郡主!”意识到无事,一干侍卫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跪下就行礼。
  “不必多礼了,去给郡主找辆轿子来。”不待蝶依开口,皇甫铭志直接挥退了他们,蝶依那么累了,他可舍不得她跟着他们几个五大三粗的继续用轻功奔波,何况他根本不知道她恢复了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