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82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8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越想越悲愤,于是化悲愤为食欲。
  “作为宠物,很有本事的宠物,以后你得机灵点,我对你的要求也不多,简单就以下几点,能闻到危险气息,能挡住致命攻击;能破解妖诡阵法,能看出玄幻鬼叉;有福同享,有难你当;上得瓦房,下得暗港……”
  在蝶依的喋喋不休中,某兽嘴角直抽,靠啊,你到底当我是猫呢是盾呢是神呢还是男人呢?
  此刻,某兽还不知道,打从它遇见某女的这一刻起,它的修仙之路就已遥遥无期,往后的生活中,和一个女人九个男人剪不断的纠葛纷乱,扯不尽的恩怨痴缠,而现在,仅仅是个开端。

凤凰展翅 第十四章 雪貂现世
  吃饱喝足之后,某女带着某兽开始了下山之途,传说幻境中的岁月和外界不是一对一的,所以在环境里呆了一天两夜,在外她还真不知过了多久,此刻只期盼着那比例小些,不然等到她下去,也不知华国还在不在了。
  这期间,外面也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而且每一件都与她息息相关。
  比如温子然带着侍卫暗地里将青州翻了个遍,却依然没见到蝶依的身影,一怒之下,所有的罪责都推到沈兰心身上,那个可怜的女人被带回齐国,丢在了边疆的军营当军妓。
  又如萧招弟接到天上人间的传信,看着蝶依在那的所作所为,盯着热歌艳舞几个字,良久不语,最终一把火烧了那纸条,连回信也免了。
  再如皇甫铭志收到皇甫余一的信件,得知花想容的举动之后,暗中通知个郡县,展开地毯式搜索,可惜,蝶依就像从人间蒸发般,让他们大半个月间一无所获。
  此刻,墨心邪黑着一张脸在边城等得坐立不安,眼看就是腊月初了,那封后大典也就是几日后的事情,蝶依若是没出事,早该来了才是,可如今却
  该死的,他当初就不该那么愚蠢的听信他们的话,什么叫蝶依一定不会有事?蝶依再强悍终究是一个人,再强悍也终究失去了武功伤了身子,她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人万一被人识破身份,等待她的,就是……
  深呼出一口气,墨心邪一拳打在桌椅上,诺大的红木桌椅应声而裂,碎了一地!
  “墨墨……”
  “闭嘴!”君弄月刚一开口,墨心邪一个冷眼扫去便将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虽说当时是他气了蝶依,但若不是他们俩阻拦,他就不会放任蝶依离去,也不至于如今的下落不明,此刻他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君弄月再多说什么,还真难保他不会动手毒死他。
  此时,门被推开,皇甫铭志黑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墨心邪看着他的表情也大概猜到了结局,心中更是猛的下沉。
  “温子然带了一个女子回国,但被丢进了军营,估计是天上人间的花魁。由此可见,他并没有带走蝶依。其他的人还在找,现在没有消息传来。”
  “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后面这句话,像是在安慰他们,却更像安慰自己。
  “花想容呢?”墨心邪压下心中的火气,尽量平静的开口,他知道,现在大家都不好过。
  “探子回报,已经到了齐国,与玉无情和燕国皇室中人在一起。”打从收到皇甫余一的信他们就开始提防,开始寻找了,可却一直没有消息。
  “下一个月圆之夜,你们再不交欢,你必死无疑。”墨心邪用银针封穴,可以阻止蛊毒两月不发作,第三月再不交欢,却是神仙难救。
  话音一落,两个男子均是一愣,随即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亮光,情蛊,对啊,情蛊!因为情蛊的牵绊,若是蝶依死了,皇甫铭志也活不了,而他活得好好的,所以,蝶依还活着,一定还活着。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男人忽然大笑起来,连日里的压抑一扫而空,随即勾肩搭背,再次出了门,寻人去了。
  留下君弄月一人在房中满脸黑线,唉,他好像一直是个被忽略的角色啊
  衡阳,这座战后的城市有些萧条,人们的脸上依旧有着惊慌的神色,战争在人们心里留下的阴霾总是难以短时间消除的。
  蝶依看着这一幕,心中忽就升腾起一丝豪情来,她已经担上了这个担子,既然担上了,就绝不会再让华国的任何一个城市被攻陷!要么和平相处,要么倾虐他国,说她护短也好,爱国也罢,总之在她手下归她罩了,她就绝不会让他们委屈了去!
  “快,快去看看哪,雪貂,据说振威镖局押镖押的是雪貂啊。”
  “雪貂?神兽啊!”
  “是啊,据说是在天山抓住的,要押到齐国,卖给神医呢。”
  “神兽难得一见,我们快去看看吧。”
  “是啊,远远看上一眼没准就是福禄平安哪。”
  “去求神兽保佑吧。”
  蝶依蹙眉,听着周围之人的议论,顿下了前行的脚步。下山之后她已经打听到现在已是腊月初,想来她在那山上是困了十多天的。如今本该快马加鞭赶往边城,可是听到雪貂的消息,不禁又停下了步伐。那是北辰需要的东
  “猫猫,你觉得我们要去看看么?”不是蝶依不想去,而是作为神兽,哪里是那么容易能抓到的,她隐约觉得这是一个陷阱。但话说回来,知道她要找雪貂的,也就玉无情,玉无情不会无聊到给她下陷阱才是。
  何况,如果雪貂在别人手里,那怀中的这个又是什么?
  猫猫本来也是竖起了耳朵在听别人交谈,此刻听到蝶依问他,很干脆的点头,要去,自然要去,敢冒充本大爷我,不灭灭他威风怎么行?
  “好,那听你的。”见猫猫点头,蝶依也不再犹豫,这神兽毕竟可遇不可求,宁可上当,绝不错过。反正在和某兽契约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武功,就算是个陷阱,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呗。
  随着人流向前,不多时便走到了振威镖局门口,只见门外熙熙攘攘的全是围观的百姓,而镖局的人却死死挡着不让人进去。蝶依眉头一蹙,偷偷潜到后院,一个翻身便闪进了内院。
  进了内院,怀中的某兽忽然眼光发亮,脱开蝶依的手,直朝一个方向奔去。蝶依暗叫不妙,丫的,兽就是兽,没脑子,这晴天白日的,能乱闯么,这可是别人家的后院啊!
  心中叫苦不迭,脚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这厮那么兴奋,前面定是有什么好东西吸引着它了。
  “什么人?”
  靠!眼见那没脑子的家伙对着人家重兵把守的“宝库”冲去,蝶依暗咒一声,连连隐了自己的身形。该死的,找茬来了?
  几个侍卫见有东西冲进宝库,大喝一声,顿时引来了不少守卫,个个提着明晃晃的刀便进了内部。
  蝶依隐在树上急得团团转,丫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啊,猫猫,你可千万别死在里面,我还指望着榨干你的剩余价值啊!
  这边她记得团团转,那便宝库里却是翻了天,某兽眼光发亮,闻着那浓厚的药香,血液都沸腾起来。天山雪莲,它闻到了天山雪莲的味道啊,有了那个,它十天就可以开口说话,三月就能复原,怎能不兴奋?
  此刻它扑进了药材堆里,咬着个最大的雪莲就往外跑,却不料四处是明晃晃的刀不断朝它招呼,左闪右避,上窜下跳,我靠,有没有这么小气啊,本尊看上你们的雪莲是你们的福气!
  嗷……嗷……
  猫猫在刀缝中求生存,蝶依看着心惊肉跳,丫丫的,要吃雪莲说一声啊,难道我还买不起一根雪莲?何苦去偷啊……
  眼见某兽撑不下去了,蝶依也不再隐藏,自己的兽自己可以欺负,却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教训?飞身而下一把捞起某兽,一个飞旋,瞬间踢翻眼前一堆人,足下轻点,拔腿就飞。
  仙女啊,仙女啊,某兽泪眼汪汪,满是膜拜。然而不等它进一步示好,却感觉一股四面威压迎面袭来,一人一兽均是一愣,蝶依在空中一个翻旋,侧过身子稳稳落地,同时在院中出现了六个黑衣人。
  呃,我晕!蝶依狠狠瞪了怀中的某兽一眼,让你偷吃,踢到铁板了吧,不知深浅的地方也去下手,找死呢不是?
  某兽被瞪得弱弱吞了吞口水,低下了头,好吧,它知道错了。这不是一时身份没调整过来么?以往它要吃什么,人们哪个不是乖乖奉上,谁知道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
  “各位壮士,小宠贪吃才乱了贵府药房,拿了贵府雪莲,萧某愿买下房中所有雪莲,还请禀告你们当家具体商谈。”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蝶依此刻就是满脸堆笑,只盼对方能讲点情分。加上能买下一库雪莲的人也不多,她这话也暗示着她的身份不凡,希望对方有点顾及。
  “公子相貌堂堂,却不知是个如此世俗之人。偷了东西先想到逃跑,逃不掉才示弱购买,当真可笑。”一中年男子从黑衣人身后走出来,满脸冷冽加不屑。
  蝶依被噎了个哑口无言,脸色随即黑了下来。我操你大爷的,就算本小姐有错,那也已经改了,本小姐低声下气说话,你却咄咄逼人不给面子,那也没必要谈了,打架嘛,本小姐刚好练练手,看看这古代的功夫,和现代的功夫孰强孰弱!
  “你待如何?”脸上的笑容一收,蝶依站在重重包围之中,镇定自若,眸色如霜,恍如蓄势修罗。
  男子接触到蝶依的目光,愣了愣神,倒是摸不清蝶依的底细了。但随即想到身后的靠山,底气又足了起来,狠狠道:“登堂入室,大胆行窃,罪无可赦,自然是剁手以儆效尤!”
  “那就打吧!”幽暗的话语似从地底传出,蝶依伸手一抛将猫猫送上了树枝,一个转身,鬼魅般在人群中穿梭起来。
  她在现代本就身手极好,可惜这柔弱的身子制约了她的发挥,契约之后筋骨重塑,如今的身子比起上辈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又有些许的轻功、内力辅助,放倒几个人,也就分分钟的事情。
  每一处攻击的都是弱点,腋下、腰间、胯下,膝后,她理亏在先不想杀人,但完全可以废了他们的战斗力!
  “啊……”
  院内惨叫之声此起彼伏,瞬时吸引了更多的人过来,镖局的人,花想容的人。
  花想容看着人群之中的白影,眼眸急剧收缩,忽然又扫到树上紧紧看着这一切都某兽,闪电般快速出手,直取猫猫而去。
  “吱吱”救命啊……
  “猫猫?”蝶依听到叫声,眉头一蹙,一把甩开身边众人,连连回头,却跌进了一双久别的桃花眼里。
  “蝶依,许久不见了。”花想容嘴角上扬,看着蝶依眼中如往常一般满满的全是笑意,一手还温柔的扶着猫猫的毛发,十足的温润男子形象如果,忽略他掐着猫猫死穴的那只手的话!
  众人一听花想容的称呼皆是一惊,蝶依?如今蝶依这两个字华国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却不想眼前的男子竟是那个天命贵女萧蝶依?
  中年男子面如死灰,他刚刚既然得罪了护国郡主,而且还无视华国的法令与花家勾结,被她撞破,这若是……若是郡主回朝,只需一句话的事情,振威镖局将不复存在!
  “你如何认出是我?”她想过这会是一个局,却没想过会是花想容的局。花想容为何会知道雪貂的事情,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自己这番打扮,他又如何认出了自己?
  “如何认不出?别说只是换了一张脸换了一副嗓子,就算你换了身型换了个人我也认得出!深入骨髓的人,日思夜想的人,闭上眼全是你的音容笑貌,梦里也是你的举止言行,这样我如何会认不出?”
  花想容一番话说得深情款款,仿佛忽然就转性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竟丝毫不觉得尴尬。临了还补上一句:“蝶依,看人用的从来不是眼,而是心!”
  说到这里,花想容低头,像是在自嘲般,低低道:“我忘了,你没有心。”
  须臾,花想容抬头灿然一笑,恢复了那邪魅的模样,淡淡道:“不过,以后会有的,早晚会有的。”
  “花想容……”蝶依眉间一蹙,忽然有些心疼,这个一向妖冶邪魅的男子,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深情款款了,深情得,让她心疼。
  “你知道吗,我希望你来,又不希望你来。如果你来了,我就可以找到你;可如果你来了,也同样证明了北辰在你心里的分量。所以在这场戏里,从一开始,我就注定是输家。”
  “花想容,你不要这样……”蝶依不怕别人硬来,就怕别人服软。她是个标准的吃软不吃硬的人,看到这样的花想容,会忍不住的心疼,忍不住想抚平他的哀伤。
  花想容深深吐出一口气,放开了手中的猫猫,对上她的目光,期盼道:“蝶依,跟我走吧。”
  猫猫一获得自由,连连跑向蝶依的怀抱,听了花想容这句话,心中一凛,急急扯着蝶依的衣袖表示抗议。丫的,这男人太彪悍了,完全木有反抗的余地,刚刚也就差一点,差一点自己就嗝屁了,坚决不能留下,坚决不能留啊。
  蝶依安抚得拍了拍猫猫,对上他的眼:“我有华国的重任在身上。”这是委婉的拒绝,承担了一个国家,如何能随你离开?
  花想容却是眼前一亮,她没有直接拒绝,没有拒绝就是有可能的。
  “那如果华国的危机解除了呢?华国的危机解除了你愿意跟我走吗?”如果只是华国,那根本不是问题,以他的人力财力,扶持一个并不落魄的国家,不是难事。
  看到花想容眼中闪过的希冀,蝶依又是俊眉轻蹙,此前她还有怀疑,可是此刻却是真的明白了,花想容对华国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都是为了她
  因为她在北辰床上对他的拒绝,才让他生了强取豪夺的心思,才想将华国陷入危难之中,逼皇上交出自己和亲。却不想这一计因着墨心邪的到来破败。
  而后自己让华国抵御花家,他却不采取任何措施,想必也是因为自己,因为不想和自己正面冲突。而如今他能在这里引自己出现,怕是花家的人都撤出华国了吧,他是想先礼后兵,以情打动,打不动,便是强取豪夺。
  “想容,我有了墨心邪了。”他这般骄傲的人,也会知道知难而退的吧
  花想容身形一僵,心下一痛,垂下的眼眸之中闪过苦涩,须臾却又如无事人一般笑脸相迎:“蝶依,我不管谁曾是你的第一,但求往后我能是你的唯一。”
  蝶依一愣,半晌无语。这样的生活她想过,在墨心邪到来之前,她就想找一个人一起生活,轻松生活。
  她想过云鹤群,想过皇甫余一,想过北辰,却不料都是生生错过,而如今眼前的他,却始终不曾放弃过。
  “你为何会喜欢我?”这是一直萦绕在蝶依心头的问题,她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花想容追逐,值得他念念不忘的。
  “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理由。也许是初次见面你特意引诱我时说的卖身不卖艺;也许是第二次见面你绕着我跳的脱衣舞;也许是那夜你坦诚的说要有钱花随便花有男人有很多男人;也许是后宫之中打的那一场架……”
  花想容每说一个事情,蝶依的思维就跟着飘远,从来不知,原来在不知不觉里,他们之间的记忆,竟也有这么多,这么好。看着花想容上扬的嘴角,柔和的眸光,蝶依忽然也嘴角上扬起来,被人惦记着的感觉,是真的,很好。
  “蝶依,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好!”

凤凰展翅 第十五章 再婚
  好?她说好?
  花想容微眯的桃花眼忽而精光乍现,她答应了,她竟然答应了?
  “蝶依,蝶依……”三步并作两步,他如风一般移到她面前,便将她揽进了怀里,“蝶依,你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