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32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锓缜橥蛑值哪卸涞孟痢
    她好像惹他不开心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情绪都起起伏伏的。昨夜的吻,回想起来,他是带着极度不安的,不然也不会那么狂野的索取,想要证明什么。他是爱惨了自己的。不只是他,三皇子又何尝不是。可是自己却没有上辈子那般左右逢源的心思了。
    心为不可查的沉了下去,握紧缰绳,耳边传来了主持大臣右相的声音。
    “遵陛下旨意,今日狩猎为期一天,稍后出发,酉时(下午五点)回返,谁猎的猎物多而猛则获胜,胜者可以向陛下提一个无伤大雅的要求。当然,狩猎以娱乐为主,林中猛兽良多,各位女子便随男子一起即可。”
    “既然如此,不如邀请蝶依与花某通行如何?”右相话音一落,花想容便媚眼一勾,笑着开口。
    蝶依看向了皇甫余一,在这个场合,她的身份是准三皇子妃,与其他男子一组,自然是于理不合的。
    “怎么,三皇子不答应?别说蝶依不是三皇子妃,就算是,陪一下老朋友狩猎也是无伤大雅的。还是说华国的待客之道竟后退成了这个地步?”花想容言语凌厉,步步紧逼。
    “花公子说的哪里话,花公子和萧小姐是好友,只要小小姐同意,自然是可以同行的。”右相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国家大局面前,无法拒绝,又不能同意寒了皇甫余一的心,便把这破差事踢到了蝶依那里。
    现在蝶依也是两难了。拒绝吧,昨天才在大殿之上意义风发,大谈国家荣辱,答应吧,又不忍落下皇甫余一的面子,这大庭广众的,未来三皇子妃和别的男人同行狩猎,要是没有合理的理由,传出去,还真是很难听。
    关键是,蝶依对花想容一直没大好感,尤其他眼中那势在必得的视线,让蝶依心里排斥得紧,她不喜欢花蝴蝶,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花公子好意蝶依心领了,只不过昨日才拿了北少爷的贴身宝贝,蝶依今日若是帮了旁的人,岂不是让北少寒心?北少你说呢?”眼波轮转之间,她决定抓住北辰那颗救命稻草。
    北辰唇角一勾,这个萧蝶依,倒是将自己能利用的地方都理由遍了,不过这样的利用,他喜欢。
    “你倒是还有点良心。”一语定音,谁也不用争了,这样的结局既没有丢皇甫余一的面子,也没有明面上和花想容过不去,毕竟这个理由实在是光明正大。
    花想容冷哼一声,看向北辰,道:“你就这么急着向我挑衅?”
    北辰嘴角的笑容一僵,有些事实在是情非得已。如果感情能够控制,他何必冒着与多年好友决裂的风险,去和他抢同一个女人呢!“如果她选择的是你,我觉不会说半个字,可是她自己选择的是我。我是男人,和你有一样心思的男人,断不会有将她推出去的道理。”
    “你这是在挑衅?”得了便宜还卖乖,该死的碍眼,花想容的话咬牙切齿。
    “你知道我不是。”北辰只能否定,却无法解释,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怎么解释怎么错。
    “哼,她早晚是我的女人!”花想容冷哼一声,勒紧缰绳,打马而去。
正文 40 要拒绝吗
    “为了你,我又得罪他了。”看着绝尘而去的花想容,北辰淡淡开口,眼神中多了一丝歉疚。
    蝶依心中一凛,却着实没想到这一层。对着北辰歉疚一笑,北辰见了,心情倒是开朗不少,一个示意,两人绝尘而去。
    接着陆陆续续有女子和男子组队出发,剩下最后的一个,无疑是皇甫余一。
    “三殿下。”右相布下高台,走到了他旁边,言语之中竟是慈祥。这是他嫡亲的外孙,是他宝贝女儿的孩子,也是他疼到骨子里的。
    “右相大人。”皇甫余一下马回了一礼,看到右相因着这个称呼身形一顿,却也无可奈何。他的身份他自然已经查得清清楚楚,可四周耳目众多,他不能让人抓了把柄。
    右相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殿下莫要忧心,萧小姐也是个有心的,这样的结局已经是最好。想要守护自己珍惜的,便要站在高处,只有站得高了,别人才不会抢走你的东西,也没有人敢抢你的东西。”
    这些年,他一直在劝他,劝他走进那个权利的中心,去抓住原本就该属于他的东西。为了这个,他在多年前便安排了他和萧月娥的相遇,可惜他却并没有为了萧月娥改变初衷,如今也许萧蝶依能够做到吧。虽然和萧蝶依一起,不能像和萧月娥那般,得到萧家的支持,但看昨夜萧仁贵对这个女儿的态度,已然是改观很多,也许有转机也说不定。
    再者,萧蝶依自己是个有主见的,师承天机老人,半部兵法名震天下。更是心怀大志之人,眉宇之中英姿勃发,凡事敢作敢为,相信有她在,对皇甫余一也是很有帮助的。
    “外公放心,任何人都休想抢走蝶依!”皇甫余一眼中精光一线,翻身上马,随机也绝尘而去。
    右相沉浸在那句“外公”之中,沉浸在皇甫余一刚劲的眼神里,禁不住老泪纵横。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即使他不说,这个孩子也会查出自己的身世;他就知道他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般羸弱无害;他就知道总有一天鹰击长空,他会展翅高飞找到自己的天空!
    月儿,你看见了吗?这是你用生命换来的儿子,他不会让你失望的,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嗖——
    又是一支暗箭破空而来,夹杂着凌厉的风声在耳边划过。蝶依在马上一个后凡险险避过,看着不远处毫无异状的几人竟是发作不得。
    你大爷的,狗皇后,算你狠!还真的就出手了!
    “不是他们射的,你不用瞪他们。”北辰看着蝶依像炸了毛的狮子,眼中笑意不断。
    “你怎么知道不是?”一路上连着被射了三次,丫的,什么毛脾气都上来了。
    北辰暗自摇头,笑道:“以我的武功,自然能判断。不过以你的骄傲,应该不会要我出手才是。”
    ……
    靠,当我这么迂腐?气节能比命重要么?
    很想就这么吼出去,让北辰干脆把躲在暗处的人干掉算了,但看着那言笑晏晏的脸,出口的话便卡在了喉咙里。好吧,不要你出手就不要你出手,哼!
    “看他们的意思,是想让我们顺着他们指定的路去走呢?萧三小姐可敢闯闯这龙潭虎穴?”北辰挑眉,言语之中均是引诱。
    若非蝶依知道这个家伙不是那么容易收买的,想必就认为他和暗处的黑手是一伙了。但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也许是无聊的慌了,想给自己找找刺激,也罢,他那么有家底的人都不怕,自己烂命一条还畏惧个啥,走就走!
    双腿一夹马腹,便朝着丛林深处而去。“阴谋”得逞,北辰勾唇一笑,随即跟了上去。是她选择的自己,既然选择了,断没有不把握的道理。不走远一点,走深一点,怎么英雄救美,怎么二人独处呢?呵呵……
    接下来的路程顺利很多,见他们如此自觉,背后发出的冷箭竟也人道了不少,不再对着人射,而是直接给他们指指路罢了。两人便当是游山玩水,一路上猎了几个野兔,至于其他,却是见所未见。想来也是,一般人跟着自己,还带着与生俱来的杀气,野兽怎么会露面?野兽可比人通透多了。
    好在二人也不在意打猎,不在意那第一名,全当出来遛马了,各种花样骑法上演,北辰看得眼花缭乱,到了精彩的地方,还不住的喝彩,甚至亲身体验一番,端的是热闹非凡。
    暗处的人却不淡定了,丫的,没见过明知道被人围追还这么淡定的,实在是蛋疼啊!可惜萧蝶依身边的不是三皇子,不然就直接冲出去杀了算了,如今多了个北辰,江湖第一的人物,谁也没有把握杀得了他,就算杀了他,谁又能保证不会被他身后的势力查出来呢?到时候绝对惹上一身骚,这辈子也别想平静了!
    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样的想法。为今之际,他们是不能动手了,只能寄希望于这森林。
    一只只暗箭不断的将他们往林子深处驱逐,不知走了多远,蝶依不淡定了。看见一条溪流,便停了下来,肚子叫了半晌了,还是吃点东西再走吧。万一对方忽然要灭口,刚巧自己又打不过,吃饱了也好过个饱死鬼不是?
    “饿了?”北辰看着她嘟起的嘴唇,唇角的笑容不可抑制的漾开,眼中含着浓浓的宠溺。
    低头洗刷着野兔的蝶依自是看不到这些,只当他害了她受累。一个人嘀嘀咕咕个不停:“哼,武功高了不起啊,武功高又没有公德心,明知道别人被围剿,还杵在旁边当摆设,你以为你是花瓶啊。昨天还觉得你义气,今天却这么小气,罪大恶极……”
    “你一个人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呢?”北辰自然不会听不清楚,以他的功夫,方圆三十米之内的风吹草动都难逃过他的耳朵,别说近在眼前的女子嘀咕了,蝶依是低估了内力的作用,以为自己听不见的,别人也就听不见罢了。
    “哼!”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转身收拾柴火去了。
    蝶依走远了些,北辰的笑容瞬时消失,浑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仰头如高高在上的王者,轻启唇齿道:“既然她不希望你们活着,那你们便去死吧。”
    话音刚落,冷冽的杀气四溢,十几个黑衣人齐齐打了个寒颤,身体紧绷着进入戒备状态,却在下一刻又顿在了原地,永远的顿在了原地。
    没有人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可是他就是秒杀了十几人。
    死去的人都是死不瞑目,丝毫没想到自己会连一丝丝的还击之力都没有。北辰却是唇角一勾,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自如的敛了杀气,温和的看着那拿着柴火碎碎念的女子,眼中笑意一片。
    他从来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是他们自己不自量力罢了。
    他北辰是什么样的人,但凡有一丝丝的不确定,都不会深入敌军,身为男人,任何时候,他都不会让自己的女人陷入险境。(午后:什么时候就成你的女人了?北辰眉眼一挑:你也想被秒杀?午后泪流满面,可怜兮兮飘走,伤不起啊……)
    生火,烤肉。
    有过一段时间露宿山野的经历,再次做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上次逃亡逃的是身边的云鹤群,这次被暗杀,身边换了一个人,却一样的讨厌,旁观哪,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暗杀呀!蝶依越想越火大,在马上奔波了四五个小时,骨头都散架了,要不,再来点泻药?
    眼中精光一闪,丝毫不落的落进了北辰眼里。北辰唇角一勾,笑道:“莫非萧小姐要给这兔子下点药?”
    额……靠,你会读心术?
    “虽然北辰不会读心术,可对萧小姐却是很了解啊,每当你眼睛放光,绝对就有人要倒霉的。”
    丫的,你不会读心术?猪都不信。蝶依狠狠的盯着他的脸,想要找到读心的证明。
    北辰见她的样子,忍不住又是一笑,却不着痕迹的扯开了话题:“你有没有觉得周围安静了许多?”
    蝶依眉眼一挑,显然是没理解到这突如其来的话是什么意思。北辰也不解释,就那么四目相对着,忽然蝶依眼前一亮,喜上眉梢:“他们回家吃饭了?”
    噗——
    北辰华丽丽的被雷到了!靠啊,你大爷的,当所有人都是吃货啊,你见过杀手杀人还中途回家吃饭的?
    见到北辰眼睛狠抽,蝶依讪讪一笑,也知道自己思维玄幻了。尴尬的垂头烤兔子,她知道,北辰会为她答疑解惑的。
    北辰看着她的样子,暗自摇头苦笑,这会儿倒是乖了。“我把他们杀了。”轻飘飘的话语,像谈天气一般随意。
    “什么?”蝶依又不淡定了,看着北辰的目光全是疑惑。
    北辰却再次证实了她没听错:“我杀了他们,十三个人。都定在树上。”
    暗自吞了一口气,蝶依狠狠的安抚了下跳动的心肝,丫的,明明没听到打斗啊,这都是怎么做到的?
    这么想了也就这么问了,北辰却毫不在意的一笑,道:“手一挥,死一堆。既然是你希望的,我自然会做到。”
    蝶依狠狠的抖了抖,丫的,看走眼了啊,好危险哪。就这么随随便便就把人解决了,要多大实力啊。花想容虽然不讨喜,可至少是个受,而这个家伙,万一什么时候把他得罪了,矛头指向了自己……
    咦——蝶依狠狠的抖了抖,木有实力就是悲催哇,看来要赶紧练那个第二重了,不然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感受到身边之人明显的疏离,北辰一愣,双眉凝在了一起,“你怕我?”
    “啊?没有,绝对没有,是崇拜,崇拜!”高手一般都不许人怕他,这是真理,决不能说自己怕他,打死也不能。暗自吸了一口气,将软下去的腰杆挺直了几分。
    “你不怕我?”换了个说法,却比之前更加幽深可怖。
    蝶依心里暗暗叫苦,凡事都有例外,这北辰不会就是这个例外吧?天哪,那到底怎么回答,是怕还是不怕?唔……
    “为什么选择我?”她的表情已经证明,她是真的怕着自己的,既然害怕,为什么却选择自己?
    “啊?”蝶依很显然没有接受这快速转换的思绪。
    “为什么选择我?在洗尘宴上,夜宴之上,刚刚的围场上,你选择了三次,三次都是我,既然你怕我,为什么选择我?”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余下的是无尽的苦涩。他本不是为爱痴狂的人,可是看到自己以为的爱情,真的只是自己以为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疼了!
    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是纯粹的利用?难道她就不曾对自己有过一点点的心动?第一次选择,说喜欢自己,他早已当了真,却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了吗?如果是这样,是谁给她胆子一次次的耍弄自己,难道北辰的脸上刻着好骗二字?
    “我,我,你,你是好人,我们是朋友,我……”被他阴狠的气势震慑到,蝶依竟有些词不达意了。
    “是朋友?我问起来我们就是朋友,我要是不问,我便什么也不是对不对?”
    含着星火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似要在她身上灼烧出一个洞来。蝶依心里一戈登,他说的,何尝不再理!
    自己随心所欲的找他跳舞,撩拨他,又自作主张的要了他的佩剑,今日也顺手抓了他来当挡箭牌,却打心眼里没生出任何感激。萧蝶依啊萧蝶依,你何时变得这般没心没肺。何时变得这般没脸没皮,竟觉得身边的人活该都围着你转么?
    “对不起,我,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竟然找不到其他的言语。
    而北辰最不希望听到的,恰恰也是这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能把放出的心收回吗?爱情被看懂是幸福,不被看懂却是孤独,而显然,任何人都不想孤独!
    “除了对不起没有别的话吗?你明明知道我要听的不是对不起!”没有怒吼,没有钳制,可这两句话却生生扼住了蝶依的喉咙,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不是白目的人,话说到这个份上,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管是对皇甫余一,对云鹤群还是对北辰,她都是一样的态度,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所以她说不出他想听的那三个字。
    “那一天,只是戏言?”要有多大的勇气,才敢把话问的这样直白!
    见蝶依依旧沉默,北辰怒从胸来,抓紧蝶依的手臂,强迫她和他对视,目光直直射进她眼睛,深入她灵魂:“我没有娶妻,没有心上人,没有过女人,两次看上眼的却是同样一个你,这样的我,你要拒绝吗?”
正文 41 北辰呕血
    嗡——蝶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