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21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诶,不急。”花想容拦住了她的去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逗逗她,哪里会这般容易便放手,“闻姑娘能歌善舞,今夜既是狂欢,就应该玩得尽兴才是。”
    蝶依嘴角狠抽,靠,你丫知道我是谁么?还听闻?死蝴蝶,老子整死你!
    这么一想,蝶依抬起头再次笑得春风荡漾:“既然公子有请,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正文 23 洗尘宴2
    花想容看着蝶依眼中算计一闪而过,唇角的笑越发明媚起来,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喜欢看她算计人,看她强颜欢笑的样子呢!
    下一刻,蝶依拉起他,足下轻点,两人已经到了舞台之上。
    “各位,下面请欣赏热舞《nobody》。”袅袅仙音之语,成功的止住了所有人手上的动作。蝶依勾唇一笑,对着台下一个手势,乐声随之而起。
    混黑道的女子总是少不了泡吧、夜总会等等声色犬马的生活,蝶依也一样,为了当个成功的卧底,她甚至专门学过不少的劲歌热舞,而其中她最喜欢的不外乎如今的钢管舞。
    “蝴蝶兄,委屈了!”蝶依贴近他魅惑一笑,便将他当成了那钢管,围着跳起来,不同的是,一边跳热舞的同时,她还一边在脱衣,当然,这衣服是花想容的!
    “哦——”台下尖叫连连,蝶依勾唇一笑,第一次发现,原来古代的女子开放起来,丝毫不亚于现代。
    每一件衣服抛下去,都迅速被人抢走,甚至几人争夺,现场一片热闹。
    花想容宽容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被脱,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却在蝶依再次靠近他时,伸出手贴上她的后背。
    没有衣服的阻隔,一搂就搂到了她如玉的肌肤之上。花想容只觉手中的仿佛那丝滑的绸缎,竟忍不住想要抚摸起来。
    “你的手要是再不拿开,我可是会直接砍了它的。”蝶依脸上带笑,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如果这次我带钱了呢?”花想容眉眼一挑,回答得很欠扁。
    蝶依先是一愣,尔后一笑,日月失色:“那就要看你带了多少了。”
    “以天下之财为聘,可是够?”
    “你这算是求婚?”蝶依眉眼一挑,对他的身份已经基本明朗了,看来这个人是那个天下首富花想容才是。传闻之中的他风流倜傥,雌雄莫辩,揽尽天下之财却一毛不拔。联想起上青楼还不带钱,蝶依对他的传说又信了几分。
    “那你答应了?”花想容倒是不否认。
    “知道我喜欢什么么?”一边继续着舞蹈,一边聊天,倒是两不耽误。
    花想容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她凑近他耳边,笑道:“有钱花,随便花,这是其一;有男人,很多男人,这是其二。”语落,最后一件衣服抽开,足下轻点飞身而下,花想容已经只着了一件裤衩!
    看着那提着自己里衣落荒而逃的女子,花想容倒是淡定得很,双眼一眯,回味起她的话,有钱花,随便花,是这么想的,也别这么说啊,真是个世俗的女子!不过,世俗的这么坦荡荡,他欣赏!
    可第二点就……有男人,很多男人?这女人,真是,不怕被拉去浸猪笼么?
    北辰一件外袍飞身过来,花想容足下轻点,在空中几个回旋,那衣服已经稳稳的穿在了身上。这风度翩翩的样子,加上他原本就雌雄莫辩的脸,千姿百媚的容颜,瞬间吸引了无数的女子。
    霎时间无数痴迷的目光齐刷刷朝花想容而去。就近的一些更是足下蠢蠢欲动,但也有些女子向蝶依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很显然,她们不知道花想容的身份!而蝶依虽然猜测出来了,但并不确定,为了之前的承诺,只好硬着头皮,移向了那个抛衣服的男子。
    小舞台上,不少人在跳着探戈,蝶依在人群之中几番穿梭,总算到了北辰面前。北辰自然认得这是刚刚和花想容跳舞的女子,一时挑了眉,等着她的下文。
    “有幸能与公子共舞么?”说罢,还装嫩的眨了眨眼,殊不知这幅举动在那“猫脸”之上,着实滑稽。
    北辰看了看被困在花丛之中的花想容,勾唇笑道:“朋友妻不可戏呢。”
    看着那魅惑的笑容,温润的话语,蝶依竟又生出一种恨不得将他占为己有的冲动。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完美的可以,上青楼的也不一定是浪子,不行,一定要好好打听打听,可以的话就先下手为强!
    打定主意,也不管北辰说什么,一把拉起他,就上了舞台,混迹在了人群中央。
    “你我都是第一次见,说什么朋友妻不可戏呢,我可是清清白白的女子。”蝶依笑着,不太老实的开始交谈。
    北辰勾唇一笑,勾魂夺魄:“我的朋友可是看上了你呢。”
    “可我偏就看上了你。”眨了眨眼,这句话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她的“色”性发生了质的改变,从以往的动手型,发展到了如今的欣赏型,而今夜是她在异世一次想对一个男人下手。
    呃……北辰被堵得愣了神,完全没想到这个女子会如此直接。
    蝶依随即莞尔一笑,接着道:“你可有娶妻?”
    “不曾。”虽然觉得怪异,可还是老实答了。
    “可有心上人?”有主的草儿不可采,这是蝶依的原则。
    “未有。”心中想起了那个骗走自己一千两银子的女子,轻蹙了眉头,但那应该不算心上人吧,更何况,那个女子,画想容也说要的。
    “可有过女人?”这是最后一关了,要是这关过了,这个男人,她就要定了。
    呃……北辰看着蝶依一张脸涨得通红,女子怎么会问话如此大胆呢?可自己心里却对她讨厌不起来,反而觉得她甚是可爱。那怎么回答呢?虽然自己没有过,可是自己都快二十岁了,还没有女子不会被看成不正常吧?
    看见北辰纠结,蝶依心中凉了半截,见他正要开口,连忙打断道:“算了,我不想知道了。咱们先聊聊其他?”
    北辰松了一口气,为自己不需要撒谎而松气,在蝶依看来却是另一番场景了,天,这个娃竟然真的不单纯,唉,出师不利啊!
    “在下北辰,不知姑娘芳名?”避开了那个尴尬的话题,他倒是健谈起来了。
    “北辰?无忧宫宫主?”原本黯淡下去的面容,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又绽开了绚烂的花朵。
    “是。”虽然不懂蝶依的忽然变化为哪般,还是回答的很自然。
    “久仰啊!我在这世上没佩服过谁,你是第一个。”看着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冒星星了。
    “哦?为何?”听到称赞,北辰也兴致来了。
    “听说你以前叫北星,后来嫌这个名字不够霸气,就改成北辰了?”蝶依说罢,北辰便骄傲的点了点头,看的出来,他对这个事情也很自豪。蝶依一见,唇角上扬,接着道,“日月星辰,与天同在,你这个名字改得太好了。自从我来这个世界,还没见过比你更脸皮厚的呢。”
    呃……北辰满脸黑线,脸皮厚?这是夸人还是骂人呢?
    意识到北辰脸色不对,蝶依笑道:“嘿嘿,你不要介意,好男人就要胆大、心细、脸皮厚,我可是在夸你哦。”
    北辰眼眸在蝶依脸上几番变化,确定她言行不假,才松了口气,道:“你和别的女子不一样,很有趣。”
    蝶依莞尔一笑,满不在乎道:“彼此彼此啦,我们都是同道同人。对了,你是无忧宫宫主,刚刚那个男子又是你朋友,那他是什么身份啊?”
    听到蝶依问这个问题,北辰的好心情去了大半,心中不觉阴郁起来,刚刚还说看上他的人,却和他打听另外的男人,这样的感觉,还真是不爽呢!
    “你看,我好多朋友都在等我的答案呢,今夜可是她们唯一追求心爱之人的机会,你不会见死不救吧?”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蝶依好心解释。
    看了看周围,确实很多人在关注他们,刚刚的压抑一扫而空,别说,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还真觉得自己有点在意这个女子了。虽然之前也有不少女人想爬山自己的床,可都是包藏祸心假意逢迎,看上的也是他的财他的势,可这个女子如此大胆的说看上他,又是在不知身份的情况下,他无端的就生了将她带回去的念头。
    “那是天下第一首富,花想容。”北辰淡淡解释,同时观察着蝶依的反应,生怕从她眼中看到以往别的女人那里的虚荣影子。
    “呵呵,果然,喊他蝴蝶真是太妙了,不就一只花蝴蝶么,如今还是一只迷失在花丛中的浪蝶呢!”蝶依眼眸轮转,看着他的方向,露出了丝不怀好意的笑。上次在青楼被占便宜,她可是一直耿耿于怀呢!
    北辰一听,眼中笑意不断,花蝴蝶吗?呵呵,表面上看,确实如此呢!
正文 24 洗尘宴3
    “你这算计人的眼神,还真是让我想起一个故人呢。”提起蝶依北辰眼中闪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他觉察不到,不代表蝶依觉察不到,丫的,原以为是个绝种好男人,却不知不但处处留种,还处处留情,还嘴上不认!心里的热情当下又凉了一截,借着舞步就要离开。
    北辰觉察到她的动作,率先将她拉了回来,道:“不是说看上我了么?怎么,这样就想跑?”
    感受到危险的气氛,蝶依心中暗叹,靠,之前松解了,好歹他丫也是一宫之主,怎么能随意戏耍,当下变了个笑脸,道:“明日黄昏千水湖畔见。”
    北辰见她松口,终于放了手,早晚要见,不在乎多等这一天不是?
    一旦得了自由,蝶依三两下钻进人群中不见了踪迹。混迹在各女子中间,时不时的说些什么。另一边花想容和北辰就惨了,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每个女子都热情如火。一开始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也就罢了,经蝶依这么一宣传,人人心知肚明,只望攀上一个,可以过人上人的生活。
    花想容在一堆女子之中游刃有余,可淡淡的笑容之下却隐隐有发怒的趋势,看着蝶依的方向,狠狠的瞪了眼,蝶依瞬时觉得背后一股凉意袭来,飕飕的冷,但转念一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怕个屁啊,嘿嘿~
    北辰看着这么多女子围向自己,更是蹙了眉,他本就不喜女子近身,如今却被一大帮女子围着,一个个用冒着星星的眼神望着自己,还真是够骇人的!不过,他却暂时没往蝶依那方面想,只足下轻点,飞身而起,寻了个僻静的角落而去。
    “怎么,被逼回来了?”萧招弟始终坐在原来的位置上,雷打不动。
    “她们实在太热情了,还是和你下棋吧。”
    萧招弟不置可否,拿起了棋子:“我刚刚好像看见你在跳舞?”
    “嗯,明天那个姑娘会和我见面呢,我决定带她回宫。”北辰说着,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
    萧招弟眉头轻蹙,拿着棋子的手不觉的一顿,挑了挑眉道:“这是你第二个想带回去的女子了。”
    北辰听到这话,也蹙了蹙眉,似乎在自言自语:“说起来,这个女子和三小姐给我的感觉很像呢!”
    萧招弟握着棋子的手再次一顿,随即唇边绽放出灿烂的花来。刚刚他就觉得那个女子身型熟悉,不想却是这样么?呵呵,那明天也许有一场好戏呢!
    可惜沉寂在自己思维中的北辰,没有看到萧招弟的幸灾乐祸,不然,也就不会有之后的种种纠葛了!
    退到暗处,蝶依径自拿了个果子在那品尝,看着眼前热闹的一切,心中不觉升起一股落寞。为什么就算在人海中,都会时不时升起孤独的感觉呢?为什么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闹剧,自己却是在圈外的看戏人呢?
    刚刚的好兴致一扫而空,端起桌边的一杯酒,却忽然看见了不远处正看着自己的一袭白衣。
    嘴角扯开一丝弧度,再端起一杯酒,她坐到了男子对面,一杯酒递到了他眼前。自己则伸长如玉的脖颈,一杯酒顿时下肚。
    “女子不该这样喝酒。”他的言语如同夜色,清冷无痕。
    “以前,他也和你这样,我们在前面玩,他就在角落里坐着,看着,也不知在看什么东西。那时候我在圈子里,他在圈子外,我理解不了,如今自己也在圈外,好像有些明了了。”蝶依自嘲的笑笑,又顺手将他那杯酒也下了肚。
    玉无情眉头微蹙,淡淡道:“明了什么?”
    蝶依自嘲一笑:“看戏,他在看戏。”
    蝶依那惨然的笑容,惹得他心口再次疼痛,看着她又转去拿酒,看着她在人海之中落寞的身影,玉无情竟然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不,不会,这不是自己的感觉,自己已经一个人二十年了,怎么会觉得她身上有自己的影子?
    可是,那种感觉却那么强烈,那种落寞那么明显,那种苦涩那么清晰!
    “萧小蝶!”突如其来的一声,惹得蝶依背影一僵,手中的杯子握空,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你喊我什么?”蓦然回头,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玉无情嘴唇微动,却终不知如何开口,他喊她什么?他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有这种冲动。乱了,全乱了,自己的世界,全部都乱了!
    “玉无情你刚刚喊我什么?”蝶依冲了过来,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领,迫使他低头。这张脸那么熟悉,可是眼神一点都不像,他不是他,不是!
    玉无情看着自己的衣领,看着面前这个由盛怒转向哀伤的女人,升起一种致命的熟悉。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没有过,谁敢这样扯自己的衣服,早就上了西天了,这这样的熟悉到底从何而来?
    “放手!”看着这边的场景渐渐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玉无情收了心思,这些事,他早晚要查清楚,哪怕动用自己背后的势力,也一定要查清楚。可如今,他不想被人围观。
    看着忽然变得冷冽的玉无情,蝶依忽然一阵恍惚,莫非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可是除了路寻欢,根本没有人叫自己萧小蝶,真的是错觉么,真的只是错觉么?
    玉无情被她的目光盯得一阵不解,为什么她的眼里会有那么明显的沉痛?她一个将军府的三小姐,还能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不成?
    “你知道路寻欢么?”放了手,看着玉无情,眼中是最后一份希冀。
    “写孙子兵法那个,你师兄,略有耳闻。”玉无情答得很平静,没有丝毫作假。
    泪,瞬时从蝶依眼中滑落。“呵呵,对不起!”毅然决然的转身,抓起桌边的酒就是一顿猛灌。
    那泪水像风中的钻石,瞬间划破了玉无情的心。倏地一疼,顾不得其他,他又走上了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杯子,厉声道:“别喝了。”
    “不要你管!”伸手又去拿下一杯,却不想几番争抢,一杯酒全撒到了玉无情身上。
    一向有洁癖的他怎受得了这个,一张脸涨得通红,几乎要喷出火来。索性不再理她,留下一句:“不知好歹”。回了自己的位置。
    呵呵,不知好歹么?曾经多少次,路寻欢也是这么说她的呢!
    “路寻欢,已经十二次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当时的蝶依对路寻欢恨之入骨。
    “什么意思?公司职员还不许有办公室恋情呢,你觉得我会让你和我的左右手乱搞?”路寻欢阴狠的盯着她,似要将她碎尸万段。
    “那我出去勾搭,你总没话说了吧?”转身就要向外。
    “你是觉得最近任务太轻松?”咬牙切齿的声音也将蝶依气得咬牙切齿。
    “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让人活不,你怎么当老大的,不如你陪我睡啊!”死男人,勾引了无数回都勾引不到,偏偏还不让自己勾引别人,你是和尚,当别人都是尼姑啊!
    “萧小蝶,别不知好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