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155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1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是萧招弟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开了城门,于是华国军队就这么不费一兵一卒的长驱直入。
  千年未曾一统的弥天大陆,随着华军入齐,正式合而为一!
  半月后,庆功宴。
  弥天的中心还是在华国,皇甫余一成了各国的帝皇,而其他小国都是原有人马在管理,齐国暂时由萧招弟打理,燕国则是皇甫铭志在看着。这一次的庆功宴,恭贺的便是千百年来弥天的第一次统一。
  因为蝶依与众人的夫妻关系,座位的摆放委实难倒了宫里的奴才们。
  要说在梨雪园吧,因为墨心邪是正夫,都是蝶依和墨心邪在主位,其余人在下的。而今日国宴,自然该是皇上做主位的,但若皇上做了主位,蝶依与之同坐,那墨心邪的位置摆哪里?若蝶依不与之同坐,显然皇帝会不高兴,真是愁啊愁啊,愁白太监头哇……
  “公公,不若这样……”
  于是那一夜,参加晚宴的人都抽搐了。那是什么座位?
  上首本该只有皇帝和皇后的位置,却硬生生让太监们扩大了无数倍。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临时就把那宝座给扩充了。正中间只一把交椅,却是凤椅,不用说也知道,那是蝶依的。两边,也许不该说两边,应该那位置排成了一个圆。
  “十个座位围成一圈,竟是不分主次,也亏得太监能想得出来。”皇甫余一一身黄袍,笑着欣然入座。
  “那是人家为了将就你。鉴于你是皇帝,今天我便给你这个面子。”墨心邪瘪瘪嘴,坐在了右边,座位向来以左为尊,墨心邪此举也就是他这个暗帝今夜给明帝面子了。
  下面自然是花想容和北辰了。要说花想容屈居第三,其实还是有一番故事的,当然这里暂且不提。北辰的第四就没悬念了。谁让人家墨心邪是最爱,是第一,皇甫余一又是原配呢!至于排到花想容之后就有话说了,我们番外再提。
  总之,十个位置就这么摆下了。九人入座之后,才发觉,这里竟然还是空了一个位置!
  皇甫余一凌厉的目光顿时扫向太监,太监一个腿软便跪了下去,话说一女九夫的,他一直以为是九个,没仔细数,这一看,怎么才八个呢?压力山大啊!
  好在,有人从天而降解救了他。
  “难为华国还有人知道我,这大皇子当的也不算太失败。下去吧!”萧招弟一袭月白华服,笑得如沐春风,配着他冰蓝的眸子,硬是有了丝倾国倾城的韵味。
  太监一听大皇子,以为是皇甫浩琪来了,但这声音又不对,一抬头竟是萧招弟,吓得脸色一白,他他他,大皇子?
  “还不下去?”皇甫余一脸色一黑,万分不爽。
  太监连连称是,连滚带爬的离开。
  萧招弟无所谓的笑笑,就要坐到剩下的那个空位上,墨心邪眉头一蹙,暗中发力,椅子一偏,萧招弟下落的身子也随即偏动,依然牢牢的做到了凳子上。这一幕看似轻巧,下面的人几乎未察觉,但坐在主位上的几人却都惊异的瞪大了眼。
  萧招弟坐下在先,墨心邪偷袭在后,墨心邪的武功之高,在场除了蝶依和北辰无人能与之匹敌,刚刚的场景换成他们任何一个人,纵使不掉倒地上,也绝不可能稳稳坐在凳子上。而他却坐到了,坐得云淡风轻。
  两年不见,他竟有了这本事?
  “招爹爹,招爹爹!”墨辰轩一见萧招弟便远远奔了过来,手脚并用,三下两下就爬上了他的腿,“招爹爹骗我,说一个月,结果让轩儿等了两年又八个月!”
  萧招弟脸上的招牌笑在见到轩儿之后柔和了千百分,紧紧的搂着轩儿,丝毫不介意他一路爬上来的黑脚印,笑道:“轩儿,招爹爹错了,以后天天陪着你,把过去的两年七个月都赔给你,好不好?”
  “好耶,招爹爹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从明天开始就赔给你,今天先放一天假,让招爹爹做做大人的事情好不好?”
  “好!”小萝卜头笑得一脸甜蜜,眼睛都瞧不见了。看得墨心邪一阵眼角抽,死小子,平日里粘着北辰和猫猫也就罢了,好歹北辰是陪着他出生的男人,猫猫算他奶爸,但萧招弟是哪根葱?光看背影还以为他们是父子呢,过分!
  蝶依何尝不是不理解,小孩的心思真难猜呀!
  这插曲一晃而过,接着便是庆功宴了。主位之上几个人与众臣意思意思之后,便让大家放开了吃喝。下面的人也心思玲珑,知道今日是十人第一次相聚,也留足了空间给他们,各自闹开了,不再烦着上面几位。
  以至于到后来这弥天同庆的庆功宴,倒成了十人第一次见面宴了。
  “这两年,你去了哪里?”第一句问出关心的是皇甫铭志。
  “悬崖下面。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我也这么认为,当初那一摔可是摔得经脉尽断武功全废,但崖底自有乾坤竟然活了下来。可惜那崖太高,爬了两年才爬到顶端呢!”
  萧招弟说得云淡风轻,但从他如此精进的武艺,大变的性格之上就可以看出,一切不是他讲的那么简单。从墨心冥的手底下逃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何况,当时是废人的他!
  然而蝶依却不想多去探究这事情,毕竟当时他是为了轩儿才掉到崖下的,说得多了,会让她生出愧疚。只得淡淡一笑,转移了话题:“既然回来了,过去的事情就不再提了,明日便恢复了大皇子的身份吧,作为铭志和余一的哥哥,咱们也是一家人,来,恭贺你回来,干!”
  蝶依一段话便将他与他们的界限划得分明,他坐到这里,不是以夫君的身份,而是以家伯的身份。
  几个男人听着都是心中一乐,墨心邪对着蝶依轻轻一个飞吻以示嘉奖,花想容和北辰也勾起了唇角,其余男子也配合的换上笑脸端起酒杯,唯有萧招弟,眼中的怒意一闪而过,随即化作笑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劫后余生的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死之前想着梨雪园的种种,将军府的种种,过去的种种,心里总是放不下。还没来得及和你们把酒言欢,没来得及和你们秉烛夜谈。如今有机会活着回来,大家便给我这个面子吧。来,蝶依,从你开始,让我亲自为你斟一杯酒,我先干为敬!”
  黑道中人,喝酒、打架是家常便饭,你人品可以不好,但酒品一定要好。于是蝶依虽然觉得有几分怪异却还是很给面子的干了那杯他倒的酒,甚至回敬了一杯。
  有了这个开始,其他人也活络起来。见萧招弟全然没表现出对蝶依的痴迷纠缠,男人们的心思也渐渐放回了肚子里,开始大碗喝酒大碗吃肉。
  “招弟,此前只觉得你会喝茶,不曾想,你酒量也是,嗝,也是顶好的。”话说离心最近的地方是胃,餐桌上酒杯里一回生二回熟,几轮下来,花想容也放下了曾经的芥蒂,与他握手言和了。
  “谁都年轻过,嗝,那些往事不提了,喝,嗝……”北辰摇摇晃晃,端着杯子对着前面的空气就是一阵猛敲。
  “人品不好,酒品却是不错。看在这个,加你是大皇子的份上,原谅你曾经刺杀我了!”云鹤群拍着弄月的肩,醉眼迷离,还以为面前的是萧招弟。
    ……
  一个个男人相继倒下,萧招弟却是精神抖擞,当蝶依也昏昏沉沉倒在了酒桌上,他笑了。
  这一夜,蝶依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她有些昏昏沉沉,明眸迷醉着睁不开来,身体落入一个软软的带着馨香的怀抱之中,又辗转放在绵软的被褥之上。
  唇边的笑意微微绽放,抱着被子一声低哑的呢喃,转过身,将头埋进被窝里,贪婪的吮吸那清新的香。
  忽然,身体似乎传来阵阵酥麻,她仿佛变成一片被荒芜的土地,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上不断耕耘着。一次次不停歇的劳作,仿佛就要在土地上洒下源源不断的种子,期待一个十月收获的梦。
  不知不觉,蝶依在辗转反侧间松了发髻,退了罗裙,头上别着的几枚绢花也零星的散落在床,红唇微微喘息,晕眩般的迷蒙之中,她微微睁眸,似要看清楚身上的人是谁,是谁这般旖旎柔情?
  乏力的手想抓住对方的手臂,一旦抬起,却又软软的垂下。她只觉自己仿佛置身云层,舒爽的起起落落,不知不觉间便红了两腮,媚了双眸。
  “蝶依!”萧招弟的心跳之声沉沉入耳,他环着她的身子,带着莫名的轻颤。
  迷糊之中“嗯”了一声,宿醉的酒却不是那么容易醒的,反而因着这一夜的采阴补阳,让她更是虚弱了几分,她竟辨不出这声音的主人。
  “对不起,我爱你!”
  他不想用这种方式得到她,但他却知道,除了这种方式,他根本得不得她。这是身为男人的悲哀,是上天对他过往的惩罚。
  他在衣袖之中藏了些许酒醉的药,趁着倒酒的时候,落到每个人碗里,所以才把所有人灌倒,创造了以一敌九的神话。
  他偷偷的将玉无情配给蝶依的避孕药换了,连续断药半月才能生效,而今日刚好是第十六天。
  他算准了蝶依的排卵期,百分百确定这一夜之后,她的肚子里一定会有一个小生命。
  他卑劣的手段使得太多,最后也用卑劣的手段得到了自己爱的女人。但他同时知道,她此后只怕要更恨自己了。但是比起淡漠,他宁愿自己被她憎恨一辈子。
  第二日,九人都睡到午后才悠悠转醒。
  蝶依感觉上身上的酸楚,眉头一蹙便觉察到不对,随即看到镜子里自己脖颈上那深深浅浅的痕迹,顿时心下一咯噔。稍一询问便知道昨夜是谁在自己房中过夜,听到答案,她气得一掌拍碎了梳妆台,萧招弟,你竟然敢!
  “他人呢?”纵使他帮了许多忙,纵使他救了轩儿,那也不代表她要用自己的身体偿还,她萧蝶依是人尽可夫的吗?
  “招公子一早就带着少爷出门了,说要赔偿他两年又七个月,到时候才会回来,喊主子不用担心,也不用寻找了。”见蝶依脸色不虞,丫头说得战战兢兢。
  “什么?”占了自己的身子还拐走自己的儿子?萧招弟,你果然够狠!
  “通缉,抓到他赏黄金万两!”蝶依说得咬牙切齿。
  其余几个男人知道何尝不是?一个个唾弃萧招弟的人面兽心,明面上交流感情,喝酒聊天,实则却是觊觎蝶依,亏他们昨天还说了那么多话,改善了对他的认知,简直是耻辱!
  于是各方势力全力通揖,纷纷悬赏。然而萧招弟就如两年多年一般,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三个月后,蝶依饮食开始发生变化,老要吃酸食,更动不动就反胃想吐。玉无情诧异之余,一探脉象,天,怀上了!
  这一个消息炸了蝶依一个五雷轰顶。她当场提起玉无情的衣服就是一阵大吼:你大爷的水货,不是天天在吃药么,怎么会怀上,怎么会?
  玉无情深表无辜,他不可能天天给蝶依配药,早就制成药丸了,一次便配了半年的量,之前都没问题,怎的现在就出事了?于是拿出蝶依平日里吃的药一看,靠,换成甘草了……
  于是一番推测,矛头直指萧招弟,蝶依对着他又是一阵画圈圈诅咒,他大爷的,害自己再次怀孕,她才多大,她才不到二十好不好?
  日子一天天大起来,她想将萧招弟碎尸万段的心也一天天强烈,然不管怎么加派人手,对方就是消失得无形无迹。在蝶依与日俱增的恨意里,终于迎来了小生命诞生的那天!
  一举得女,酷似蝶依!
  看着那与蝶依如出一辙的小脸,众男人寻人未得想找小娃发泄的心思消失了个干干净净。所谓爱屋及乌,他们对女娃娃的爱,甚至比对轩儿还多出几分,不需蝶依多说,便是整日里抢着又抱又哄,当真是掌上明珠般供了起来。
  蝶依对她也是溺爱。不管怎样,小孩是无辜的,何况是一个和自己这般像的小孩,简直就像面镜子。当初那股非置对方于死地的心思,随着小娃娃一天天长大,竟也渐渐消弭了。
  转眼又是近两年过去,皇甫依依临近两岁的同时,那所谓的两年又七个月也快到期了。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皇甫余一忽然眼光一亮,笑得不怀好意。
  “什么办法?”弄月看到那般的眼光,万分好奇,当了近五年的皇帝,皇甫余一早就沉稳异常了,竟也有激动成这样的时候?
  “留书出走!”
  嘎?啥情况?
  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皇甫余一勾唇一笑:“你们喜欢这皇宫吗?”
  众人摇头。
  “你们想离开么?”
  很显然,点头。
  “那就对了。萧招弟到时候肯定要送轩儿回来,咱们提前布置好,收拾东西走人,出去隐居,也做得天衣无缝让他找不到。萧招弟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弥天,他治理得好。而他的身份也是适宜的,华国的大皇子,还是我长兄来着,一切都顺理成章名正言顺。到时候我们都走了,他这旨意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这皇帝他是当定了!”
  “找个人替你做苦力?”墨心邪唇角上扬,看着皇甫余一充满揶揄。
  皇甫余一嘴角一抽,丫的,这都被发现了。谁让皇帝难当呢?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得比驴多,福利比猪差!
  若是自己退位了,以后也可以和蝶依多亲热亲热不是,嘿嘿!
  “就这么定了!”蝶依唇角一扬,万分赞同这主意,当了皇帝,想什么时候回来虐虐,就什么时候回来虐虐,看他还能往哪里跑!更何况,自己着实不喜欢这破地方!
  于是……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长兄,文韬武略之仪,经天纬地之才,朕深感不如,以弥天百姓为念,特退位让贤。此后,长兄萧招弟为皇,治理弥天,钦赐——”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知何时冒出的大臣和太监,将萧招弟堵了个措手不及。繁华的宫殿此刻人去楼空,他无奈的一声笑,想起曾经华国的预言:冰蓝的眸子,弥天的皇!
  终究还是没逃过命运安排!
  于是萧招弟登基为帝。守着偌大的宫殿,年复一年……
  
番外 1 九龙排序
  梨雪园饭厅之中,此刻有些剑拔弩张。
  被拍飞的桌椅木屑满堆,打碎的菜盘饭碗一地,墨心邪和花想容两人相对而立,同时抓住一个椅子,眼中是互不相让的霸道与狠厉。
  “花想容,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墨心邪一袭红衣轻舞飞扬,说不出的洒脱不羁,又是道不明的邪魅张狂。
  “墨心邪,该放手的是你!”
  花想容话音一落,两人再度打到了一起。云鹤群在一边勾起一丝唯恐天下不乱的笑,那个位置反正不是他的,但正因为不是他的,他才恨哪,谁坐上去都得付出代价,哼!
  “砰——”一脚被踢到地上,后背掉得生疼,花想容忍不住“嘶”了一口气,丫丫的,欺负他拳头不够大么?
  “北辰,你就这样看着我被人打?”凌厉的目光顿时扫了过去,北辰黑色一黑,深感压力山大,这叫怎么回事嘛……帮忙吧,叫二对一,欺负了墨心邪,不帮忙吧,看花想容那表情,指不定以后怎么恨上自己,这个,这个……
  “其实就一把椅子而已,坐哪里不是吃呢,对不对?要不……”
  “不行!”花想容和墨心邪异口同声,“那是身份的象征!”
  什么身份?自然是正夫哇正夫!
  “墨心邪,你睁大眼睛看看,这可是蝶依的落红!”花想容一把将怀中的心形锦帕甩了过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