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121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1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捧着巫师影留下的秘籍,得了他真传的内力,招式却还是要自己学的,只是这么十几天如一日的呆着,未免有些枯燥,唉,要是有个人陪自己玩玩该多好?
    “si春了?”言语霸道还带着掩饰不住的不屑。
    呃?幻听?
    “耳朵不好使?”不看也觉得该是眉眼上挑,俊眉轻蹙的模样。
    蝶依这下知道了,不是幻听,还真是上天刺了个人陪自己来了,只是,怎么是他呢?我晕……
    “怎么,本尊来了你还敢嫌弃?”某兽处于发怒的边缘了。
    蝶依嘴角直抽,一回头便提起地上那小不点,抱在怀中狠狠蹂躏了一番,忽然又想起什么般,不解道:“猫猫,你怎么依然是这个丑样子,能开口说话了,不能化形?”
    “你还有脸问?”某兽咬牙切齿。
    “呃,这好像和我没关系吧?”某女纠结,她想不起来她哪里得罪了他啊,连关键时候逃命都是……好吧,自己一个人逃的。关键是,君弄月走的时候,要下水,他自己死活不去的嘛,这后来她走的时候又是那么多箭雨散花的,她还有空带上他?
    “哼,小人!竟然一个人逃了,丢下本尊。害本尊为了看你死了没有,从上面爬了半个月才爬到底,爪子都断了几根。本尊的爪子,那可是世间难得的珍宝。”
    呃……
    “你不是神兽吗,神兽不会飞?你跳下来啊。”某女扁扁嘴,怎么自己遇上的,都像水货呢,明明传说中的神兽都能拽啊?
    “你还有脸问?”某兽又是咬牙切齿。
    呃……靠啊,又关我鸟事啊……
    “要不是你破了本尊的结界,害本尊受伤,本尊至于变成这副摸样么?这也就罢了,你还死皮赖脸的赖上本尊,阻了本尊的修仙之路;这也就罢了,你又怎么搓,三天两头被欺负,我堂堂神兽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嘎?
    “不如你传授点东东给我,让我强大起来?”某女也不计较他的鄙视了,看着他的眼光之中,赤裸裸的全是贪婪。
    某兽三条黑线滑下,这该死的女人,不要脸……
    “雪雪,我知道你最善良最英俊最无敌最仗义啦,那,你也知道,作为神兽的主人,我实在有点菜啊,为了不给你堂堂神兽抹黑,你稍稍抠出一点点点点好处给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吧?反正你家大业大,浑身是宝嘛……(一下省略一万字)……”
    雪雪?某兽嘴角直抽,你妹的,还不如叫雪貂,叫猫猫呢?本尊堂堂神兽尊严何在啊,遇人不淑啊,靠!
    “啊,你说我吃了你会不会变得很强?”见某兽一直低头看脚,抬头望天,口干舌燥之余,某女忽然灵光一闪,直直抓起某兽,就开始流口水。
    ……某兽狠狠的抖了个抖,丫丫的,不会吧?知道本尊是神兽,还想吃本尊?
    “萧蝶依,你开玩笑的吧?”爪子在空中扑腾啊扑腾,某兽不断想逃离魔抓,悲了个催的,逃不开啊!怎么就成了契约兽呢?还真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那种啊,你妹的!
    “你看我像开玩笑?好歹我养你这么久,天山雪莲也浪费那么多,总得收回点什么吧?”某女眼光很真诚,本来就是这样,事实就是这样啊。
    ……
    “我答应……”心不甘情不愿,但流点血总比没命强啊,再者说了,要是她好,没准趁早一统天下,造福世界,自己有功社稷,没准也能沾沾光,早日功德圆满,提前飞升呢!
    这么一想,某兽心里平衡了许多,掏东西也利索起来,互惠互利,哈哈,都是互惠互利啊!
    与此同时,悬崖之上,北辰站在寒风之中,俊眉紧蹙。
    虽然这里已经没了任何打斗的痕迹,但是仔细一看不难发现,那是因为痕迹被人为抹去了。结合当下的形式,北辰立马推断,这些痕迹是蝶依留下的。而且这里,曾有三方人马剧烈的打斗过。最后……
    蹲下身看着悬崖侧壁上残余的点点血迹,北辰心中一痛,最后,蝶依掉下这万丈深渊了吧!
    闭上眼,深呼吸一口,这冬日的气温,瞬间冻结了他的心。
    是他来晚了,都是他的错,都是他!
    “公子。”北极见自家公子站在悬崖边上久久凝望,心下着急,终于忍不住去远处跺了过来。
    “何事?”顷刻之间,北辰的言语中带上了极致的沧桑。
    “无忧宫来信,萧公子逃出宫去,还伤了夫人,夫人危在旦夕,请公子速回。”
    北辰良久无语。也不管跪在身后的北极,就那么一直站着,几乎把自己站成望妻石。
    “公子?”良久之后,久到北极不断的运功却感觉不到膝盖的温度,久到他的双腿几乎要废弃在这崖边,他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北辰。
    “北极,你走吧,无忧宫不需要你了。”轻飘飘一句话,瞬间将北极打入地狱。
    “公子?”北极不解,极度的不解,他和公子一起长大,说句不知深浅的话,虽是主仆,却情同兄弟,可如今,他赶他走?
    “上一次你隐瞒消息,让我和蝶依擦肩而过,这一次你假传消息,是想我永远失去她吗?”
    北极呼吸一掷,顿时僵在原地!
    上次从京城离开,他们两个虽然走了,可公子却还是派了人在先知亭附近守着,甚至也有人一直跟在萧蝶依身边。所以她那天做了什么,为什么爽约,他都是清楚的。但因为自己对蝶依不喜,觉得她配不上公子,他用自己的权利,把这一切都瞒了下来,可如今,公子知道了。
    “她明明追了出来,明明是因为想容在路上堆的巨木才会迟到,她甚至回去之后还想着来找我,她没有对不起我。那时候,她答应给我一个一辈子的承诺,相知相守的承诺。可是,你毁了它。”北辰话语淡淡,看不出喜怒,像是在阐述一件极为寻常的事,可北极知道,越是这样,就代表他心中越是在意。
    “今日,你竟然还要骗我。我好不容易找到她的下落,花了大半月的时间才找到,可你竟然不惜用娘亲来骗我,你是想我连成为她几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吗?”
    世人都知北辰孝顺,北极也是因为这一点,才会用他的娘重病来劝说他回去。
    “也许招弟是逃走了,但是就算逃,他也绝不会伤无忧宫一人。”他比任何人都懂萧招弟,别说是无忧宫有用处,就算没用,好歹也是多年的兄弟,何况,他不是恶人。
    “公子,北极错了,你不要赶我走,北极不想你这般压抑自己啊。公子,你的伤还没好,咱们回去吧,无忧宫有花公子送来的寒冰床,公子闭关三年定能痊愈的,公子!”
    北极不明白,为何皇甫余一的一封信就让闭关的公子亲自去了边关?无忧宫家大业大,他有千万个人选帮他完成任务,偿还欠下的情,可他偏偏就自己去了。他是想得到关于萧蝶依的消息吧?毕竟见到的,都是和萧蝶依有牵扯的男人哪!
    明明是那样一个女人,为何公子就如此死心塌地,她有什么好,她到底有什么好?
    “回去好好照顾我娘!”到底是多年的兄弟。
    “公子?”北极眼睛一亮,公子不赶他走了?然而他一抬头,却见北辰如断翅的蝴蝶,直直跌下那深渊,顿时惊得心惊动魄,想也不想就往崖边窜去。
    “公子,公子——”
    “好好照顾我娘!”
    悬崖之下,北辰带着内力的声音在耳边激荡回转,北极唇色发白,看着崖下良久良久,终于一口血喷出,栽倒原地!
凤凰展翅 57 重遇
    “所以这个是赤炎果,吃一颗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功力,这个是仙凝丹可以延年益寿永葆青春,这颗清心丸可以解百毒?”
    蝶依看着眼前那一瓶瓶一颗颗的药丸果物,眼冒精光,不住的吞着口水,一脸向往,天哪,原来真的有储物戒啊,原来真的有利可图啊,发了啊,哇哈哈……
    某兽看着她掩饰不住的贪婪毫不留情的竖了个中指,真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这算什么,等他飞升了,有的是灵丹妙药呢,庸俗!
    某女却丝毫不管他的眼光,将一系列的药瓶全收入了怀中,有便宜不占是傻瓜,管其他呢,能压榨一点是一点不是?
    几乎是立刻马上的,她取出了那个延年益寿永葆青春的瓶子,打开一看却见其中只有三颗药,诶呀,这可怎么好?
    “这药才三颗,再给我三瓶呗。”传说一女九夫的嘛,将来不是会有九个男人嘛,三颗药可是分不平的。
    “不行,送出去的药和你的功绩是成正比的,目前这些药是你身份带来的,至于功绩,你还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得多了。”某兽毫不留情的拒绝。
    ……靠,不说实话会屎啊?再说了,我没功绩?没功绩我破坏了齐燕联盟?没功绩我当了个护国郡主?没功绩华国早在多少个月前就灭了,我没功绩?
    “都说是你身份带来的。”某兽接着嗤之以鼻。
    呃……
    “赊账,赊账总行了吧?”
    某兽不语。
    “那换一个?那,你也知道,皇甫铭志体内有个蛊虫,有解么?”
    某兽蹙眉:“神仙也不是万能的。”
    ……你丫就一水货!
    “那修复容貌的总有吧?”皇甫余一也不能一辈子带着面具不是?这么久不见,这次失踪也不知道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影响,总得带点东西回去补偿补偿吧?
    “有。”
    某女眼前一亮,随即就伸出了手。某兽却白了她一眼,看向了别处。
    呃……某女嘴角直抽,在心里将这个无良的宠物问候了千万遍,才换上一张笑脸:“其实,咱们可以谈条件。”
    某兽唇角一勾,呃,不对,兽嘴一勾,嘿嘿,目的达到了!
    “这里灵力充沛,适合我修炼。”
    呃?所以?
    “一年之内我定能重新修成人型。”
    “什么?你不会是想咱们在下面呆一年吧?”蝶依弹跳而起,看着他的眼光万分不赞同。她之所以在这里半个月还没上去,是因为她对灵力的掌握还没有纯熟,她怕一上去又被温子然抓了去,但一旦她觉得自己力量够了,是绝不会在这里多呆一秒的,上面可是有很多人在等她的。
    可是,很悲摧的,某兽就是这个意思……
    “不如你一个人在这呆着,我一年后来接你?”
    某兽白眼一翻:“你知道什么叫契约吗?我要在你身边守护500年!不然我当初为何跟你下山,论灵气,这里比得上断魂山?”
    呃……敢情那天不下水不是怕水,是不能离开太远?丫的,一人和一兽绑一起了,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铭哥哥每个月都需要我,你明白的。”她要是一年不回去,估计皇甫铭志都该被那蛊毒折腾死了!
    “死不了的,已经合体过,顶多受点罪,以后补回来就是了。”一见有戏,某兽就开始循循善诱了,话说他也想变成人形啊,这鸟样太吃亏了,灵力不多武功没有,简直就一废柴啊……
    “那也不行,一年要受很多罪的。何况他们会很着急的,再者,往后知道我是故意不出去,没准怎么对付我呢!”蝶依不期然想起当初皇甫铭志的两次发作,看着那一口口的鲜血吐出来,惊心动魄,那样的痛,她不能让他再承受了,绝不能。
    “你爱上他了,舍不得了?”某兽决定用激将法,他看过蝶依的记忆,自然懂她曾经不想自己爱上任何一个人。
    果然,话一出口蝶依便沉默了下来,爱?脑中不自觉想起路寻欢,想起上一世的若即若离;又想起皇甫余一,想起初见的温暖;想起花想容,蝴蝶般妖魅;想起皇甫铭志,不悔的相随……
    唇角不期然勾了起来,前一刻算计闪光的眼中,此时满是柔和。她想起初见,是她英雄救美,一脚踹了他下马;想起二见,是她饿得头晕眼花拿着树杈临街抢劫;想起三见是皇宫门口的冤家聚头当街调戏;接着四见,五见……
    “是,我爱他。”蝶依再次唇角上扬,几个月的时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发生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回头想想,还真是怀念当初的狂野随性呢!
    “不要就不要,我们相爱,能相守就行,我不会让他们受伤害的。”蝶依暗自点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谁说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嘛,活那么久也没什么意思,走过一辈子就是最美的回忆啦!
    不能解蛊,她就每月十五陪着他;不能修复容颜,她也不是浮华得只看表面的人;不能永葆青春,其实生老病死才是自然过程嘛,走不到白发苍苍,怎么算永恒呢对不?
    想通这一点,某女更是抒怀起来,深吸一口气,拍了拍某兽的头:“我练功去了,你也别多想了,咱们不及之后就会离开的!”
    呃……某兽望天,为毛是这样的呢?这一问非但没把人留下,还坚定了她离开的心?苍天哪,变成个兽宠已经很可怜了,难道还不给人修炼的地?看在我如此虔诚的份上,你就降个恩泽,给个变数吧,唔……
    咦?忽然某兽耳朵闪了闪,鼻子抖了抖,好像闻到了陌生的气息?
    某兽随即灵光一闪,这是上天显灵?
    “萧蝶依,有人掉下来了,有人给你殉情来了!”扒开四条短腿,撒腿就往瀑布旁跑,他有预感,这个人会让他得偿所愿的,哈哈哈……
    “萧蝶依,被练功了,有人掉下来了,快去救人,要落地了,可是给你殉情的!”他没说谎,作为神兽,这点感知能力他还是有的。
    “你确定?”某女眉眼一挑,殉情会不会夸张了点?
    “骗你我当一辈子猫啦!快去啊,来不及了!”
    某兽话语一落,蝶依也听到了空气中的扰动,因着修习灵力的关系,她的感知也比以往强上很多,当即不敢再想,催动灵力,飞身而起,朝崖边而去。
    北辰没想过还能活着。但是他却知道,他很快就能见到蝶依了。
    闭上眼听着耳边风的攒动,越往下越温暖,甚至,他似乎闻到了蝶依的气息。嘴角不期然上扬,过尽千帆之后,终于要团聚了。
    “你可有娶妻?”
    “可有心上人?”
    “可有过女人?”
    想起洗尘宴上的直言不讳,北辰又是一阵甜蜜,终于又可以看到那双闪亮的眼睛,可以看到那不带杂质的笑了!
    原来殉情,并不是古老的传言。
    当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蝶依瞬时僵在了半空之中,他就像在做着一个美丽的梦,在进行一场曼妙的旅游,却不是去阴暗的黄泉。
    他嘴角带着笑,手抚着心口,脸上是无限的怀念。
    蝶依想过千万种可能,想过从这里跳下来的是其他什么人,却独独没想过会是北辰!
    那个一心一意为她的男子,那个什么事情都帮自己摆平帮自己扛的男子,那个在这异世第一次心动,甚至想着共度一生的男子!
    她原以为,他的转身离去,让她心里生了嫌隙;她原以为被那么多男人围着的自己,再也不会想起最初的心灵悸动。可是看到他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错了,再如何变,北辰永远是北辰,永远是那个一心为自己,只为自己的北辰!
    身下软软的触感传来,北辰有一瞬的呆愣,莫非到了天堂?原来粉身碎骨都不会疼的?那真是太好了,他不疼,那蝶依一定也不疼!
    舒了一口气,刚想睁开眼,却感觉到脸上的温热,北辰又是一愣,原来阴间也是会下雨的?只是这雨竟然是热的?
    随即一双纤细温热的手抚上他的脸,她的指尖微凉,带着丝丝的颤抖,在他脸上细细描摹,额头,眉眼,鼻翼,唇角,下颚……她一笔一划仔仔细细的回顾着,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