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 >

第102章

逃婚三小姐+番外 作者:乡村午后(潇湘vip2012-07-22完结)-第10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钔昝赖挠梅ǎ
    “弄弄……”
    “站住!”温怜月喜上眉梢,立即就要过去套近乎,却不想被皇后喝止,甚至拖住了她前进的步伐。
    “母后?”温怜月不悦的皱眉,挣脱了几下都没甩开,望向皇后的眼中不由多了探究,她可是用了几分力气去挣脱的,可是纹丝不动,她的母后难不成有武功?温怜月眼眸一深,随即用了内力,将皇后震了出去,皇后全然没料到有此一遭,整个人向后退开好几步,瞬时消失在房中。
    “母后!”温怜月一见,恐慌至极,她只是想试探一下她,没有想伤害她的,可是这房中怎么如此诡异,活生生的人,怎么就不见了?再回头,却见君弄月也一点点在淡化消失,那嘴角的笑,却异常冰冷。
    温怜月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后背一片冰凉,为何?为何她觉得这房中充满了杀气?
    “来人,快来人哪!”温怜月闭上眼大叫,她此刻后知后觉也算明白了,人说五行八卦凶险无比,走错一步皆是杀招,刚刚皇后那般激动的要拉住她,是怕她踏出去无端受伤,是关心她,可她却心生歹念,以为皇后有事瞒着她,还错手伤了她,实在该死!
    此刻,她也不敢乱走了,君弄月冰冷的眼神让她恐慌了,君弄月有那神鬼不查的本事,她才不觉得他会不敢杀她。于是最聪明的办法,便是喊人!
    “快来人哪!”
    然而,任凭她怎么喊,外面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响动。别说外面的人,就连刚刚跟进来的几个丫鬟,此刻也已经不知所踪。
    君弄月却是心情极好,躺在了那大床之上,美滋滋睡他的觉,折腾了一夜,现在可以睡个好觉了。
    “你小子倒是有两下子。”某兽看着一脸笑容的君弄月,忍不住哼哼唧唧,虽说语气不佳,但神情却是欣赏的。
    “那当然,谁叫她们说蝶依的不是来着,就惩罚惩罚她们。让皇后睡一夜地板,罚那泼妇站一晚上,哼!”君弄月满脸神气,别的他不懂,五行八卦却最是精通,想打他,哼,窗户都没有!
    “你不怕明天他们砍了你?”某兽满脸揶揄。
    “不是有你在么?”君弄月一挑眉,问的理直气壮。
    “关我鸟事啊!”某兽觉得被算计了……
    “你是神兽啊,我一个凡人都能把她们困在房间里神鬼不觉,你一个神兽你没本事把她们送回去神鬼不觉?”君弄月盯着某兽上下打量,目光中满满的全是怀疑。
    呃……靠啊!该死的君弄月,激将法?你丫的能耐了呀!
    “好吧,看你这样是不行了。要不怎么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呢?你一落难的神兽还真不如猫,人猫还能抓老鼠呢,你能干嘛,偷天山雪莲?”
    ……君弄月你死娃不要太过分!
    “你也不用生气,也不要悲伤,虽然你受伤了,但蝶依不也没丢了你?她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什么叫善待动物,我自然也不会虐待你,不会鄙视你的,你放心!”
    善待你妹,鄙视你大爷的!我靠!
    某兽一肚子气,这厮,这厮什么时候和萧蝶依一样毒舌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娘的没一个好东西哇!
    “诶,别纠结了,看你那苦大仇深的样儿,安啦,我能把人困这儿,就能把你丢出去,到时候我死了,你回去和蝶依报个信儿啊!”
    ……真是太有才了!
    还以为是能把人困这,就能把人丢回去,不想却是把自己丢出去。你丫有毛病啊,我要你丢个屁啊,我没长脚么?哼!
    唔……我的灵力啊,我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灵力啊……
    一人一兽,一个好眠,一个纠结,一夜无话。
    使馆中,花想容在确定蝶依无事之后便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墨心邪则追了出去,沈兰心在他眼皮底下失踪,他没理由不出去找找。是以第二日,当蝶依睁开眼,床边,只有打着瞌睡的皇甫铭志。
    身xia传来阵阵酸疼,提示着昨夜墨心邪禽兽般的一切。蝶依眼中嗜血的杀意一闪而过,报复的因子蓄势而出。
    许是这眼光太过幽冷,终于惊动了一旁的皇甫铭志,他一睁眼便看见蝶依眼中未褪尽的寒芒,心下一咯噔,不想蝶依对墨心邪的怨恨如此之深。
    “蝶依,你醒了?”皇甫铭志知道,爱之深责之切,定是蝶依爱惨了墨心邪,才会在发生那样的误会之后恨透了他。他想帮墨心邪解释一二,又怕蹙了蝶依此时的眉头,只等她心情好点再说吧。
    “墨心邪呢?”昨夜明明是墨心邪对她不轨,现在怎么却是皇甫铭志在?
    “沈兰心被人抓了,他出去找了。”皇甫铭志说完,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起来,这误会怕是要越来越深刻了。
    蝶依却勾起唇角笑了起来,这样很好,非常好!
    连最后一点羁绊都没有了,也不用担心自己心软起来,下不了手!任何伤害她萧蝶依的人,都休想好过!沈兰心是吗?墨心邪是吗?原本我想放任,却不想你们如此下贱步步紧逼,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与此同时,郊外荒野之中,墨心邪一夜苦寻,才找到沈兰心的踪迹。此刻的她又是一身狼狈,衣不蔽体,浑身散发着淫mi的气息。
    墨心邪蹙了蹙眉,站在几步之外,脸色是从未有过的阴沉。
    “少主,少主,呜……”沈兰心看见他,想要靠近,却又不敢,只得蹲在原地,哭得稀里哗啦。
    “怎么回事?”虽然心中气氛,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太子的人,太子的人……”沈兰心只是哭,却并不说出个大概。
    “难不成太子就记恨你至此,连你逃出来,被我带在身边,他还是派人来骚扰你,就为了不让你好过,就为了出那一口气?”墨心邪简直有种去撞墙的冲动,丫的,找这么蹩脚的理由?当太子能有这么无聊么?
    沈兰心泪眼迷蒙抬起头,望着墨心邪无限委屈,仿佛在无声的控诉着,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无聊,可是他就是这么无聊啊!
    墨心邪见状,隐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很好,很好啊,她果然是在骗他,果然是在利用他!
    沈兰心是什么身份?就算是墨族人,也是个平凡的一无是处的墨族人!他对温子然而言,就是一个曾经坏了他事的可有可无的女人!若是在意,温子然如何会将她丢进军营当军妓?军妓那种人,能活得了几天?
    温子然一开始就不在意她,不在意她的生死。他只是想惩罚她而已。不管她是死是活,把她丢进了军营这事也就了了。不长眼的下人也不可能因为军营死了一个军妓去汇报那高高在上的太子!
    可偏偏,沈兰心就敢用这么蹩脚的理由来忽悠他,为什么?因为他傻!
    他娘的他当初就是个二货!
    因为沈兰心真真假假的演戏,他便以为她率真,以为她做的一切都是人之常情情有可原,却不知别人抓住的刚好就是自己那点可笑的良心!
    是,第一次沈兰心在房中指着蝶依惊慌惶恐,他觉得愧疚,觉得蝶依利用了她伤害了她;第二次沈兰心在院中老老实实说恨蝶依,明明白白交代她心里的那点不甘,他觉得可以理解,觉得她委屈求全。而这第三次呢?
    她一夜失踪,打着太子的幌子,用那么假到家的理由,就是因为那个理由太搞笑,是个人都不会信,所以她说出来,就更不像撒谎?她是笃定他傻子都不如,笃定他会在她的眼泪她的目光中屈服啊!呵,墨心邪,你竟然也有今天!
    墨心邪忽然觉得很悲凉。一种由心而生的恐惧爬上心头,他竟然如此识人不明,竟然如此错信他人,如此薄待蝶依!
    若不是,若不是血凤镯失踪之后,他就激活了血龙镯上的追踪蛊,他根本不会找到这里。也许,他真的会傻子都不如的再次相信她!
    昨夜,他本来是出来找沈兰心的。沈兰心一失踪,他就知道她有问题。一个人尽可夫的军妓哪里值得谁大动干戈去劫持?那时候他就知道,她是不单纯的。然而他还是出来找人了,因为他知道,棋子如果利用得好,会收到意料之外的效果!
    可出来之后,他却发现了血龙镯上的追踪蛊活跃起来了。比起沈兰心,他更想找到血凤镯。反正沈兰心就是一个棋子,可不会丢到哪里去,自己不去找,她会更加着急。倒是血凤镯,血凤镯既然是被父亲和巫师影拿走,那取回来就不容易。
    如今,他们好不容易离开墨家到了京城,自己怎么可能失去这个机会?所以,与其说他是找沈兰心找到了这里,不如说他是找墨心冥找到了这里。他想拿回血凤镯,拿回他和蝶依的定情信物,也亲自问问他,到底为什么阻止他和蝶依在一起,为什么不顺应天命。
    可是现在,不需要了。
    因为他追过来看见的不是墨心冥,而是沈兰心!
    这说明,父亲和沈兰心合作了。沈兰心做的一切,都是父亲授意的。
    而她身上的痕迹自然不可能是墨家的人留下的,墨家人有自己的骄傲,不会去碰一个妓子。而血凤镯昨夜几番辗转停顿,也可以说明,她见了父亲之后,去见了别的人,最后才到了这里。
    她不是被人奸污的,而是自愿的。为了利用自己,为了伤害蝶依,她已然真的成了妓子,不惜在这荒郊野岭脱光了裤子展开腿和无数的男人媾合!
    她不仅和父亲合作,也和太子合作了。那夜传信的那个黑衣人,一定是太子的人。墨家不能参与红尘事,所以父亲利用沈兰心帮助温子然。墨家相当于站在温子然一方了!
    “走吧,我派人送你去华国定居,离开了齐国,温子然就不会找你麻烦了。”虽然看穿了她,但墨心邪还是有恩必报的人,只要她答应离开,回头是岸,他可以不计前嫌,忽略她做过的一切。
    可是,他善良,不代表所有人都善良。
    沈兰心先是一愣,接着又哭了起来,冲过来抓着墨心邪的袖子,就是一阵不依不饶:“不要,不要,少主不要赶我走,兰儿不想走,少主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兰儿不想走……”
    墨心邪看着她的手,心中一阵厌恶,二话不说将她甩出去老远,摔到了地上。接着就把外套脱下来丢在了一边。敢用她的脏手来碰他,实在恶心!
    沈兰心看着墨心邪一脸阴沉,又看了看地上的衣服,脑海中思绪万千,怎么会这样?难道墨心邪发现了什么?不会啊,自己明明没有露出破绽,怎么可能就会发现呢?难道是因为萧蝶依?定是因为萧蝶依!
    眼中的恶毒一闪而过,她认为一定是墨心邪怕萧蝶依知道他对她好会生气,所以他才连给她一件外套,都要用这么委婉的方式,都怪那个贱人!
    “不想走,就自己跟着我走回去。”墨心邪头也不回的向前,转身之后,眼中满满的是嗜血的杀意。他给过她机会了,是她自己不走,往后便怪不得他不念旧恩了!温子然,你的算盘,一定会打得很响很响!
凤凰展翅 37 先下手为强
    一男一女,一前一后,在冬日的寒风中走着,路似乎没有尽头。
    沈兰心娇嫩欲滴,何尝受过这种苦,走过这么多路?现在这几十里的山路一走下来,双腿打颤如有千斤,脚底更是磨掉一层又一层的皮,已经渗出蠕蠕的血迹。偏那北方呼呼的吹着,脸上一紧一皱仿佛裂开了般,那也就凭着一股怨气在那撑着!
    墨心邪却恍若未觉,时不时回头看着那额头冒汗的人,嘴角是冰冷的笑意。骗他?那就从走路开始,既然要顺藤摸瓜一网打尽,自然不能一下子把人弄死了,但是吃点苦头还是可以的!
    沈兰心越走越郁闷,看着前方那永远靠不近的身影,心中的怒火越积越深。都是萧蝶依,都是那个贱人,本来第一次墨心邪都是抱着她飞回去的,这次却让她自己走回去,都是因为那贱人的挑拨吃醋。该死的,今日我受的苦,来日我定在你身上千百回的逃回来,你虐我身,我就虐你心!
    两人回到使馆,竟已经是黄昏。
    “丈夫丈夫,一丈之外乃为夫。师姐,你看看,你要是还坐在这里怀疑我,你的心上人可就被别人抢走洛。”蝶依脸上泛着戏谑的笑意,一手夹起一块盐酥鸭放进了嘴里,美美的嚼了起来。实在是天公作美,她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墨心邪和沈兰心。
    一大早醒了,知道墨心邪又和沈兰心厮混了,她立马下定了决心,既然这男人不要了,不如拿来利用利用。睡也睡过,爱也爱过,怎么的也得讨点分手费不是?再说,以他那见人爱人,见鬼爱鬼的性子,估计会很乐意接受自己的安排的。
    于是,她当即给司雪玉下了帖子,以墨心邪的名义请了她共进晚餐。她自然是屁颠屁颠来了,来了之后见了蝶依也不免伤心失望冷嘲热讽。可蝶依却丝毫不为所动,笑脸相迎,还直叹冤枉。
    咳咳,半个时辰前,两人是这么相处的。
    一进门看见是蝶依在,司雪玉满脸带笑的脸立马阴沉起来,冷声道:“怎么是你?墨哥哥呢?”
    某女仿佛没见到司雪玉眼中的嫌恶,也仿佛忘记两人之前的不快,站起身笑得如沐春风:“八师姐今日可真漂亮。这裙子色泽鲜艳做工精细,穿在师姐身上可真是个活脱脱下凡的仙女,要是七师兄看见,定是魂儿都勾走了。”
    呃?司雪玉一脸戒备,对蝶依的主动示好虽然受用万分,却更怀疑她背后的用意,人说笑里藏刀,这以前的萧蝶依她不觉得,现在的萧蝶依,她怎么看怎么有种汗涔涔的凉。
    “废话少说,墨哥哥呢?”司雪玉不想和蝶依多说,今日因为是墨心邪邀约,她为了不被打扰,根本没带人出来,这要是惹火了萧蝶依,两人打了起来,她可不一定打得过她。更何况,这衣服可是她千挑万选专门准备在墨心邪面前穿的,要是打起来勾破了哪里,她可是会很心疼的。
    “唉,师姐,别说做师妹的不帮你,可真是帮不上啊,近日七师兄身边多出一个狐狸精,三天两头哭哭啼啼,一会儿头疼一会儿腰酸的往师兄身上倒。好不容易师兄准备找师姐聚聚吧,她又闹了个失踪,这不,师兄急急就去找了,让我过来给你说声抱歉。”蝶依小嘴一撇,两眼无辜,要说多真就有多真,比珍珠还真。
    司雪玉听着又是一阵蹙眉,盯着蝶依半晌没开腔,实在没看出破绽,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师兄不是一直喜欢你么?”
    靠,知道你还这么花枝招展的过来当小三?蝶依心下复议,脸上却大惊失色:“师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的!”
    司雪玉见蝶依脸色都变了,更是千百个神奇,以前在普渡山,萧蝶依倒是看不出喜欢墨心邪,但是墨心邪对萧蝶依的维护,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正因为如此,她才更要欺负她,丫的,凭什么文不成武不就的还惹了墨心邪眼缘,看着就来气!
    “师姐,你不知道,师兄对我好,那是因为我长得像他娘。其实他是有未婚妻的。”蝶依压低了声音,说得煞有其事。
    “什么?”司雪玉一听,果然愤怒了。
    就是嘛,谁会把自己喜欢的男人推给别的女人呢?蝶依这么一说,司雪玉已经信了六七分,一听他有未婚妻,更是着急,直接就坐了下来。
    “你快说。”
    得了准话,蝶依嘴角上扬,倒是不急不徐,点了那么十来个菜,添油加醋将墨心邪和沈兰心的事情说了出来。连那沾了血的床单都没放过!
    司雪玉更是怒从胸来,刚要发火,忽然锐利的目光又扫向蝶依,之前宴会之上,明明觉得两人有暧昧,现在却撇得干干净净,甚至不惜向自己示好。难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